會稽山:從確診地圖看為何管治團隊無心抗疫

2022-03-09
會稽山
香港國際戰略研究院副院長、學研社研究員
 
AAA

24.jpg

儘管中央一再強調香港要將抗疫當做頭等大事,但是縱觀香港政府兩年多以來的抗疫工作,可以說根本就是把中央的告誡當耳邊風,從一開始的陽奉陰違到現在明目張膽的抗命,港府對疫情為何完全不肯用心和用腦呢?對此,不少人都給出了自己的解釋,筆者想從另一個角度試圖分析原因。大家不妨看一看港府的確診患者地圖,從基層到中產到富人居住的區域,確診數量是一個遞減的趨勢。所以,香港最有權有勢的一批人也就是真正的話事人,其實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威脅,這就不難理解管治團隊為何對疫情並不太在意,甚至根本無心抗疫。

大家總是說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因為病毒並不懂得分辨宿主的身份地位,不會因為誰有權有勢就會網開一面。道理似乎正確,但實際情況卻大相徑庭。比如在全球疫情最嚴重的美國,調查顯示,在確診率、住院率和死亡率方面,非洲裔、拉美裔和原住民都高於白人,其中原住民的住院率是白人的3.4倍。其原因不難理解,美國的有色人種由於收入較低,居住環境較差,也不捨得在防護方面花費更多資源,自然更容易受感染。有色人種在感染後,由於負擔不起治療費用,所以死亡率自然也就更高。

U.jpg

這一點在香港同樣體現得淋漓盡致,看一看港府的確診患者地圖就一目了然。例如在九龍半島,四周都有密密麻麻代表確診大廈的紅點,唯獨在以九龍塘為中心的一片地區,紅點非常稀疏,考慮到九龍塘大都都是低密度住宅,確診人數就更少了。

WeChat Image_20220308151211.png

然後荃灣線和東涌線尤其有代表性,荃灣線沿線的深水埗和油尖旺是全港紅點最密集同時也是最窮的地區,但與之平行僅一街之隔的東涌線,沿線的紅點就立刻變少,而恰巧這幾個地鐵站的上蓋均為中產物苑乃至超級豪宅。然後我們再把目光轉向港島,壽臣山和淺水灣這兩個頂級富豪聚居區,至今一個紅點也沒有,跑馬地的紅點也是非常稀疏。

WeChat Image_20220308151302.png

香港作為官商共治的社會,權貴和高官等管治者們都住在哪裡,大家都十分清楚,既然疫情對他們的威脅有限,他們還會不會把疫情當一回事呢?這個就留待讀者自行判斷了。港府在制定抗疫政策時為何會如此隨意馬虎,相信大家心中也有答案了。但筆者不禁想問,一個不重視市民大眾尤其是基層生命安危的政府,算得上是一個稱職的政府嗎?一個高高在上、只顧自己利益的管治團隊,是一個合格的管治團隊嗎?港府到底是服務全港市民的政府,還是甘做權貴的代理人只知一味維護權貴的利益?

此外,最近另一個比較受關注的話題也與此高度相關,就是私家醫院拒收新冠病人。權貴不但確診的機會遠低於常人,而且他們還能享受最頂級的醫療服務,萬一感染也更容易痊癒,所以就更加不擔心疫情了。大家不會真的以為,富豪榜上排名前列的人中招了,也會被私家醫院拒收吧?但如果私家醫院因為收治一般新冠病人導致大量醫護感染,那麼權貴們還敢去嗎?所以如果筆者是權貴,也會想盡辦法阻止疫情蔓延至私家醫院,務求在自己周圍築起一面牢固的圍墻,盡可能將疫情風險擋在牆外,至於牆外受感染的民眾缺醫少藥,與我何干?

綜上,香港疫情所反映出來的種種問題,其實依然跳不出階級的框架,只能替窮人們哀歎一聲,下輩子投胎前一定要先看一看確診地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確診數字急升便可能帶來新一波的公共醫療系統擠兌,而草根因居住環境和密度關係,感染機會率較高,對於公共醫療系統的依賴度又高於富人,香港若貿然對外通關,不是變相等於拿窮人的命,換取另一批人有機會賺取更多鈔票嗎?

    陳凱文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