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昊:拜登日韓之行的深意

2022-05-23
 
AAA

 shutterstock_1765050500.jpg

美國總統拜登展開上任後的首次亞洲之行,訪問韓國和日本,並參加在東京舉行的美日印澳四邊機制(Quad)第二次線下峰會。拜登此行是美國落實其印太戰略的重要舉措,體現了俄烏衝突背景下美國繼續推動戰略重心東移的決心。美國與日本、韓國等盟友的關係正經歷深刻的轉型,無論是美日同盟的“進攻性”趨強,還是韓國新政府的“倚美疏華”,都將給中國的周邊外交環境帶來消極影響。

實施印太戰略,即在所謂“從美國西海岸到印度西海岸”的廣大區域全面強化安全、經濟和外交接觸,是美國推進對華戰略競爭的重要抓手。拜登政府在2022年2月首次以白宮名義發佈《美國印太戰略》報告,誣稱中國對地區國家進行“脅迫”和“侵犯”,並綜合使用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尋求在印太地區建立“勢力範圍”。這份報告還列舉了十大優先事項,其中包括擴大美日韓三邊合作,“在三邊關係中協調我們各自的地區戰略”。

應看到,俄烏衝突雖然對拜登政府落實印太戰略的節奏有所影響,但難以改變美國聚焦印太、壓制中國的深層意圖。新美國安全中心主席理乍得·方丹(Richard Fontaine)認為,俄烏衝突對於美國轉向(pivot)印太短期不利,但長期看是有益的。所謂“有益”,首要的是指美國與印太地區盟友之間的關係會變得更加緊密。日本和韓國是美國的條約盟友,兩國外交和安全政策都在俄烏衝突背景下呈現重大調整,這為美國拉緊日韓、謀局印太、施壓中國提供了機遇和空間。

近年,美日同盟持續深化,尤其是雙方利用台灣問題大做文章,不斷強化軍事協同,包括制定應對台海衝突的聯合作戰計劃。俄烏衝突發生後,日本政府緊隨美國步調,對俄羅斯實施多輪制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稱俄羅斯犯下“戰爭罪行”,並在訪問英國等國期間,宣揚“烏克蘭的今日就是東亞的明日”論調,渲染亞太地區的緊張氣氛。岸田政府希借俄烏衝突鞏固其在國內的執政地位,並推進其強化日本“進攻性軍事能力”等目標。自民黨內部已提出,需將日本的軍費開支佔GDP比例提升至2%。前首相安倍晉三等人表示,美國應將“核共享”政策用於美日同盟,在日本部署戰術核武器。

着眼於應對所謂台海衝突,日本正在不斷加強西南諸島的軍事部署,力圖發展“對敵基地攻擊能力”。日本還通過在潛艇加裝遠程巡航導彈等方式增強對相關國家的威懾能力,大力研發能夠擊落高超音速導彈的電磁炮等先進武器。美國尋求在日部署陸基短程和中程導彈,並希望能夠仿照美韓同盟那樣,建立美日聯合司令部,從而實現兩國軍事上的更大一體化。此外,美日軍隊圍繞“遠征前沿基地作戰”(EABO)等新作戰概念增強演習力度。2022年3月,美日兩軍首次舉行聯合空降登陸突擊演習。

日本在美國的印太戰略布局中扮演着“關鍵樞紐”的角色。日本是美日印澳四邊機制、美日澳三邊機制、美日印三邊機制等重要成員,它儼然是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副警長”。近年來,日本與澳大利亞、印度、菲律賓等國的軍事安全關係也在不斷升級。今年1月日澳正式簽署帶有軍事同盟色彩的《互惠准入協定》,該協定允許兩國軍隊訪問對方國家進行訓練和交換防務裝備,以加強協同作戰能力。日本與印度建立了“特殊全球戰略夥伴關係”,簽署了有關兩國武裝部隊相互提供物資和服務的條約。今年4月初,日本和菲律賓舉行首次外長防長“2+2”會晤,日菲也開始討論簽署《互惠准入協定》。

在美韓同盟方面,拜登政府將韓國新總統尹錫悅的上台視為進一步拉緊韓國的重要契機。尹錫悅在對華政策上持強硬立場,明確提出購置部署薩德系統、擴大核威懾、加強美日韓三邊關係、加入美日印澳四邊機制等主張。美國此前已經決定終止《美韓導彈指南》,取消對韓國發展導彈射程和載荷的限制,允許韓國開發中遠程導彈,此舉針對中國的意味很強。

此外,駐韓美軍前司令羅伯特·艾布拉姆斯(Robert Abrams)曾公開提出美韓“對華聯合作戰方案”,美國希望在台海衝突等特定情況下韓國也能為美軍提供支援。美國將台灣問題納入美韓同盟議程的動向值得高度警惕。2021年5月拜登和文在寅發表的聯合聲明提出,美韓同盟應成為“地區及世界秩序關鍵軸心”,並特意提及“維護台海和平”。駐韓美軍司令保羅·拉卡梅拉(Paul LaCamera)曾宣稱,駐韓美軍已經擺脫了防禦韓國的傳統作用,在其他國家或地區發生危機時,可以具備“戰略靈活性”。這一表態被認為是和台灣問題高度相關的。

值得注意的是,韓國國內還出現調整核政策以及支持美國在韓部署核武器的呼聲。雖然尹錫悅總統在競選期間明確反對“擁核”,但他提出要重啟“美韓延伸威懾戰略磋商機制”,將韓國置於美國的核保護傘之下。此外,2021年9月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建立,美國允諾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動力潛艇。韓國方面對此非常羨慕,希望美國能夠考慮向韓國提供類似支持。

顯然,日韓在軍事領域的政策調整,將給東北亞和整個亞太地區的安全局勢增加更多複雜因素。日本、韓國還將受邀參加下個月在西班牙馬德里召開的北約峰會,美國試圖讓這兩個盟友成為“北約亞太化”的重要推手。總之,拜登的日韓之行大有深意,美國的印太戰略並沒有因俄烏衝突而停滯,中國周邊外交環境面臨新的嚴峻考驗。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韓國國立外交院美洲研究部部長金顯彧從韓國角度分析認為,韓美首腦會談中首次加入了"使用包括核在內的所有範疇的防禦力量"的字句,具有意義。這是因為此前韓美之間沒有為加強延伸威懾力有所努力,但是2018年以後朝鮮開始開發新型戰略武器等多種武器體系並投入實戰部署,這對於韓國的安保來說是非常重大的挑戰。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