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丹旭:安全感去哪兒了?

2022-06-20
 
AAA

 C.jpg

中國社會最近不大太平,北京和上海分別發生辦公室兇案和街頭砍人案,而最受輿論關注的是唐山燒烤店一群壯漢圍毆女子的事件。

案發現場的視頻讓人非常震驚:大庭廣眾之下,女子因為拒絕被騷擾遭到暴力群毆,施暴者氣焰囂張,以強欺弱、以多打少,而且下手狠毒。很難想像這種《古惑仔》電影的情節,在現實的中國社會,竟然是真人真事。

這暴力事件過去幾天在中國引發強烈公憤,施暴男子遭到全網聲討,相關的新聞連續多日在微博熱搜榜上霸屏。案件之所以受到高度關注,是因為它不僅觸碰了社會法治的底線,還嚴重挑戰了大眾的安全感。

案發現場的視頻很容易讓人有代入感。到鬧市的燒烤店吃宵夜,這是很多中國人生活中熟悉的場景。

幾年前,「共青團中央」官微還發過這樣一條微博,強調中國的「安全優勢」稱,「深夜出門擼串?不好意思,美國給不了你這種安全感」;「凌晨兩點在路邊擼串,半夜獨自外出……這些在中國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在美國卻可能成為一道道催命符。」

可就是在很多中國人習以為常的生活場景中,這幾名唐山女子卻遭遇無妄之災,當街被毒打。正如微博熱搜上的一個詞條所言,「唐山女孩被暴力圍毆是所有人的噩夢。我和我的親人是否會成為下一個無辜的受害人?唐山打人案是不是個案,其他地方有沒有橫行的黑惡勢力?」看完視頻,這些都是閃過人們腦海的問題。

唐山打人案,打出了很多人心中的擔憂和焦慮,而這與當下中國社會方方面面瀰漫的強烈不安全感也很吻合。
這種氛圍一方面是疫情造成的。今年3月以來,新一輪疫情在中國蔓延,上海封控長達兩個多月,北京好不容易走出5月的半封城狀態,眼下又因天堂超市酒吧的疫情而人心惶惶。動不動就封控、去哪兒都擔心成密接、三天兩頭核酸檢測,這讓進入抗疫第三年的中國社會陷入焦躁。

如果說唐山的惡性打人事件,以及後期通過唐山民眾實名舉報的涉黑涉惡事件,透出公權不作為帶來的社會安全感缺失;那麼高壓防控下,公權在一些抗疫作為上邊界模糊,何嘗不也是給很多中國人帶來不安全感。

上海封城期間,官方採取各種高壓抗疫手段,包括上鎖隔離、「說你是(陽性)你就是」、破門拉人去方艙隔離、強迫市民交出家中鑰匙、進入民宅消殺等漠視法治原則和公民權益的做法,一次次觸碰人們的安全感底線。

就在全網熱議唐山打人案之際,互聯網上又傳出「天降紅碼」的荒謬事。河南多家村鎮銀行近期發生取款難的問題,焦急的儲戶原本想前往省會鄭州反映遭遇,卻被「精準」賦予健康碼紅碼,有人在抵達鄭州後被要求隔離,遭遇變相軟禁。

防疫用的健康碼,儼然成為地方政府阻止特殊人員流動的維穩工具。防疫損害隱私的問題一直被詬病,但在病毒恐慌和疫情不確定下,絕大多數中國人還是接受了把個人隱私和便利讓渡給政府的現實。「天降紅碼」話題在網上傳開後,許多人擔憂,防疫的名義下還會有多少權力隨心所欲,還有多少個人權益會被侵害?

中國社會瀰漫的不安全感,也與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加大相關。中國經濟正經歷多年未有的巨大壓力,增長失速已經傳導到就業。面對裁員風險,或是不小心被隔離後的手停口停,很多人得掂量收入損失的風險,盡量少消費、少花錢、少貸款。收入上的不穩定風險,難免引發對未來的擔憂和焦慮,甚至是恐慌,從前建立在經濟持續平穩發展、收入來源穩定上的安全感被削弱,導致社會不滿情緒日益滋長。正是在這種普遍情緒下,任何公平和正義的缺失,都更容易擊中社會的敏感點。

同時,唐山打人事件雖然它不能代表中國整體的治安狀況,但也確實敲響了防堵治安漏洞的警鐘。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唐山展開了新一輪「雷霆風暴」專項行動。外界也在關注,「雷霆風暴」是否會拓展到其他城市,在中國各地掀起一場新的嚴打風暴。

因為法治基礎薄弱,中國往往需要通過帶有人治色彩的行動,推動社會風氣轉變,但運動式的嚴打要避免成為「一陣風」,始終得依靠強化法治的建設。此外,除了淺層次的人身安全感,如何在疫情和經濟的種種不確定下,重建社會的心理安全感、緩解人們緊繃的情緒,也是擺在中國面前的一道新難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這起暴力毆打女性事件之所以引發眾怒,主要因為它傷及了不僅是女性、而是所有人的安全感。幾名女性吃夜宵,只因不願屈服流氓無賴的騷擾,就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毒打。人們不免聯想,自己有一天會否也像幾名無辜女性一樣遭遇飛來橫禍?這種「代入感」足以讓任何人心驚肉跳。

    于澤遠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