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廣基:小學雞考

2016-11-20
白廣基
資深傳媒工作者
 
AAA

chic1.jpg
最近許多人將「小學雞」一詞用在梁、游兩名議員身上。(設計圖片:China Daily/大公報)

青年新政兩位新生代男女,糊裡糊塗成功闖入議會已夠出奇,最奇的是兩人未學行先學走,在議事堂內橫衝直撞,無大無細,弄得滿城風雨,醜態百出,梁游之低B行徑,連累一整代90後的架都給丟得一乾二淨,乃係名副其實「小學雞」。

據《香港網絡大典》考證「小學雞」:「原意為小學生的貶稱,現泛指一切行為及思想幼稚、心智不成熟、經常撩事鬥非和到處生事的人,與小朋友同義。」為了表彰雞得有理,網民隆重其事,賜以「小學雞出沒注意」告示,盼能廣告天下,狹路相逢「小學雞」,最好避之則吉。

廟小妖風大,一個鼻屎大的小島,吹起一陣本土風,事無大小,俱無本土不歡。正所謂「人有多大膽,雞有多大產」,這些年來,本地土產小學雞數量驚人,簡直超英趕美,畝產萬隻,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小學雞」一辭並非來是本土,幾乎沒有任何懸念。

廣府話辭彙豐富,生鬼抵死兼而有之,差不多背隻向天的生物也不放過,「黃皮狗」,「白皮豬」,「生滋貓」、「軟皮蛇」,要幾多有幾多,至於以「雞」字指謂的,泰半帶有眨義,例如「舂瘟雞」、「黃腳雞」、「波蘿雞」等,總而言之,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記憶中,廿多年前在廣州到處跑,無意之中聽到粵語相聲大師黃俊英、楊達「二人轉」互相調侃,滿口「小學雞」,玩轉廣府話,雅俗共賞,笑到氣咳。那時候,香港還沒有「小學雞」說法,否則,歌神許冠傑也會捨「學生哥」不用,高唱「小學雞,好溫功課,咪日日掛住拍拖」啦。,

後來「小學雞」由廣州踽踽獨行,南來移居香港,在此地發揚光大,建功立業,甚至帶入尊貴廟堂之上,可見省港兩地一衣帶水,關係緊密,在語言文化上一脈相承,所謂本土,只是得啖笑。

不過近年小學雞實在繁殖迅速,雞多勢眾,積非成是也是無可厚非,據說年前錯有位電台節目主持人聲言將「小學雞」的概念擴展,自創「小學雞,中學牛,大學馬騮頭」口訣,並以此沾沾自喜,無賴如此,令人傻眼。

先不說這句偽順口溜九唔搭八,紋理不清,試想想,中學如何牛?大學又馬啥個騮頭呢?,說穿了,根本毫無內容,不折不扣是廢話一句,奈何居然有那麼多粉絲奉之為圭臬,令人嘖嘖稱奇。

也難怪,這一代小學雞,大概沒有聽過「真光豬,嶺南牛,培正馬騮頭,培道女子溫柔柔。」吧,短短十來個字,已將幾間廣州名校學生的性情特質活靈活現,廣府話之神妙,可見一斑。

話說回來,此地「小學雞」泛濫成災,人大一錘定音,宣誓冇 take two,小學雞議員夢碎,「梁已完」「游已完」留下一個爛雞棚,香港人聞雞色變,喊得一句句。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的女兒」,說到這五個字就會想到「梅姐」梅艷芳,她代表着香港輝煌時代的一面,香港最經典的藝人之一。在1963年10月10日香港出生的梅姐,與很多同年代的人一樣,經歷

    2017-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