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與腳踏實地

2017-08-22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wwp800 495.jpg
 
 
美國《紐約時報》日前刊文,倡議把“雙學三子“納入諾貝爾和平獎候選名單,在香港媒體圈掀起不大不小的波瀾,成為市民茶餘飯後的談資。
 
紐約時報是美國政商界的言論重鎮。筆者曾經在多年前撰文,稱其為“西方媒體的風向標“,對全球輿論的生成匯聚有重大影響。在香港外國記者俱樂部,有一次與紐約時報的Bureau Chief交談,筆者問貴報怎麼有這麼多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啊?他很坦然地說,”批評政府本來就是媒體的天職,紐約時報批評美國政府比批評中國政府要多得多,你不妨統計一下“。好Impressive的回答! 
 
筆者雖對紐約時報敬佩有加,但覺得這篇題為A Nobel Prize for Hong Kong’s Democrats立論不夠嚴謹,鋪陳過於輕率了。 文章高度讚揚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是”勇氣三子“(Courageous Trio),是”香港首批良心犯“(Hong Kong’s first prisoners of conscience),又稱判決所稱的非法集會是“莫須有罪名“(a bogus charge )。但筆者傾向於贊同網友留下的一條回應“  This is the most stupid thing i've ever read from the nyt”。
 
除了社論,言論版(Op-ed)通常都會註明”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這是報章的遊戲規則,全球大致相同。但該文不是投稿,作者Bari Weiss 是紐約時報的評論版編輯,不知是否代表該報的水準和立場?值得注意的是,她是紐約時報的新丁,受聘於評論部只有幾個月,在此之前是華爾街日報的書評編輯。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她還是校園社團和社會活動的積極分子。
 
一般意義上的理解,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對世界和平和民主事業有重大貢獻者。比如去年的得主是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通過他的不懈努力,長逾半個世紀、造成數十萬國民死亡的內戰得以結束。除了呼風喚雨的當權者包括戈爾巴喬夫和奧巴馬,和平獎更多的是頒給政治異見者。人們熟知的哈薩羅夫、昂山素姬、哈維爾、劉曉波,都經歷過長期的苦難深重的磨礪,並在全球形成強大的道德感召力量。
 
筆者對港產的“學聯三子“沒有成見,只是覺得與以上那些高山仰止的傳奇相提並論,太小兒科了,太不成比例的輕量級了。如果黃羅周”一不小心“中了獎,日後的諾貝爾和平獎豈不大大貶值?昂山素姬被軟禁15年,老公去世也不能出去見最後一面,曼德拉服刑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牢獄歲月比學聯三子的年齡還長。怪不得網上見到一網友說,”坐六個月牢就能拿諾貝爾獎?我也要一個!”
 
很坦率說,香港地盛產商賈,但不長政治硬骨頭,自開埠以來都沒有。早期把香港當革命據點的孫中山和胡志明,都是外來者。2014年黃之鋒和他的戰友們佔中鬧絕食60小時,就因“脫水和電解質不足”趕快回家喝湯。口口聲聲要“勇武抗爭”的梁天琦突然退縮,形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足一年,”好短,好似煙花“。
 
古之聖者有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所以在學聯三子被判入獄、輿論嘩然之際,奉勸香港的年輕抗爭者們光有仰望星空的理想是不夠的,還要腳踏實地,以免耽誤大好前程,明白“政治硬飯”不是誰都能吃。“違法達義”雖然站在道德高地,但畢竟是違法在先,要有牢獄之災的心理預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