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迺強:20年重要戰略機遇期已結束

2018-02-14
劉迺強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us.jpg

於世紀之交時,2001年美國出現了謎一般的「9.11事件」。2002年中共十六大報告中提出: 綜觀全域,21世紀頭20年,對我國來說,是一個必須緊緊抓住並且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

這是黨中央對當時國際國內形勢作出的一個重要的科學判斷。

於事件之前,美國致力抑制我國發展,並不斷挑釁,出現了南海碰機事件、「銀河號」事件、炸我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等,中美關係十分緊張。

事件之後,美國全力反恐,在此之上,中國反而成了美國的合作夥伴。中國亦乘機加入了WTO,登上了這一輪全球化的尾班車,經濟得以長足發展,根據清華大學的研究,2020年我國綜合國力將是美國1.75倍。

我們既然研判這是20年戰略機遇期,自然亦為機遇期的完結作出了準備。

其中很明顯的一項是軍事現代化,帶來今天我國軍備噴井式的發展,戰艦像下餃子般下水,飛機三代、四代的飛快更遞,還有不少黑科技,如量子通訊和計算、超高音速飛行器、激光武器、微波武器等等……

最近我國連續公布了電磁炮、陸基中端反導彈系統,和殲20服役這三大殺器,明顯是對美國發出震懾的訊號。

今天的中國,已非20年前任由美國欺凌的吳下阿蒙,美國軍艦今天進入我南海領海12海哩範圍,我國必進行查證驅趕,美國亦乖乖就範,這已成為慣例。美國之前要來就來,要走就走,這是難以想像的,今天當然覺得很不好受。

不過沒有問題,美國慢慢便要習慣,不習慣我們教她養成尊重人家主權的好習慣。

習主席說得對,這是一個新時代,因為20年和平與發展的機遇期已經過去了,除非有新的情況出現,我們不能對美國霸權主義再抱任何幻想。

新冷戰的特徵

未來好一段時期的國際關的新形勢,我和不少論者都稱之為新冷戰。

新舊冷戰的主要分別,在於今天中美關係,以至我國與歐洲列強關係,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是老死不相往來,更不是下下撕破臉皮。

相同的地方是,要是處理不好,冷戰可以隨時變成熱戰。而熱戰也不光是飛機大炮,而是全面對抗,有時甚至可以無硝煙地把敵人打敗、消滅。

我國於新冷戰時代的國際外交中,有幾點要突出。

首先,我們是大國,是發展中國家第一大國。於處事上,我們不但不能藏頭縮尾,許多時更要採取主動,並作為發展中國家的表率。我國不很習慣這個角色,有時候甚至不知所措。

這裏我們當然要照顧本國的本位利益,但也不能完全實用主義。大國的重要作用,就是要制訂規則,因而大國始終是需有她的理想,才能有效制定相關的規則和規範。

像特朗普的事事都堅持美國優先,這本身已失其大國風範,難以得國際上的尊重,成了孤家寡人。

其次,於當今形勢,中國基本上沒有非黑即白的朋友和敵人,中國與個別國家,於某些問題之上可能是合作關係,但於另外一些問題上,則可能是對抗關係;甚至在同一問題之上某時段是合作關係,某時段則是對抗關係。

於這錯縱複雜的國際形勢和關係中,我國要善於辨別形勢,分清時刻轉變的敵我關係,並進行精巧的縱橫捭閤。

我國政府同樣不很習慣這個角色,因而經常為國人所詬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團結香港基金邀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來港出席「中華大講堂」,就解構中國模式背後的文化內涵,以及中國崛起對世界的重要意義發表演說。張維為教授預測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和最大消費市場,十年內中產階層將是美國人口兩倍,基本實現了全民醫保和養老,亦是可再生能源和新工業革命領跑者。

    中華大講堂  2019-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