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仁諺:許智峯遊戲式議會抗爭

2018-04-30
夏仁諺
學研社成員
 
AAA

hui111.jpg

民主黨議員許智峯上周在立法會內搶去女官員的手機,在男廁偷窺手機資料達17分鐘,事件爭議未完。

本來,夏仁諺不是民主黨人,不想評論一個犯傻黨員讓大黨丟架的事,無奈事件擾嚷多時,仍未落幕。無論政府官員還是各黨議員,仍然為許智峯如幼童一樣的行為消耗工作時間,有評論的必要。

首先,夏仁諺相信案件雖然可以起訴非禮,但許智峯在搶手機的那一刻,應該不是存心非禮。當然,判斷是否非禮,並不是純粹基於嫌犯心態,也得看事主受到何種影響。

具抗爭精神卻欠周詳計算

讀到案發過程,夏仁諺直覺覺得,許智峯的行為非常親切。當夏仁諺還是幼稚園生的時候,跟同學們追逐扭打,玩馬騮搶球遊戲,就是這種感覺。觀乎許智峯在現場時的言行──盤問女EO、搶手機、追逐、躲進男廁,全是一名幼稚園生玩耍時忘我的表現。小朋友的遊戲,往往含有角色扮演要素,而且敵我分明,自覺只要忠於隊友,就會得到嘉許。很明顯,案發當時的許智峯,身心皆投入敵我追逐遊戲之內,政府官員是敵,黨友是友,發現敵人記錄隊友資料,對隊友不利,忠字當頭,第一時間上前阻止。

自從2008年黃毓民與長毛進入立會,即身體力行,把掟蕉行為帶入立法會,開啟了香港遊戲式議會抗爭的歷史。在一人一票民選制度下,遊戲式抗爭替議員贏得不少選票。今日許智峯所作所為,大概是繼承了毓民和長毛的精神,所不同的是,毓民和長毛是在精心計算下掟蕉,許智峯卻似乎是在犯迷糊的精神狀態下搶手機。

其實,在2008年那個時代,毓民與長毛把遊戲式抗爭帶入議會,是歷史上的必然。當時,政府與建制議員,仗着制度上的優勢,無視反對派議員的每一句理性陳情,只有掟蕉,才能確實把養尊處優的官員趕出Comfort Zone,認真地回應訴求。

激進手段不適合今日議會

然而,今日已經是2018年,傘運完結了三年多,泛民長年抗爭並非完全沒有結果。最重要是,議會文化已經改變,經過了長時間遊戲式抗爭,又經過了傘運,還有無數次拉布,無論政府官員和建制派,即使仍在起步階段,戰力仍嫩,人才仍然凋零,但至少他們已經認識到,選舉制度保不了他們上壘,敵人很強,必須想方設法建立自己的形象和論述。

夏仁諺想提出的是,既然2018年議會文化已不同於2008年,繼續掟蕉、拉布、搶手機這種遊戲行為,是否仍然有益於議政?也許不再是。

本來,議會是為了公眾利益而設立的辯論場所,雖然很多人把議會誤認為鬥獸場,鬥獸場玩的是你死我活的零和遊戲,但議會並非鬥獸場,而是通過一個社會用以審議議案、辯論、質詢,確保各方利益獲得照顧之場所,追求1+1>2的雙贏結果,要求議員認真、努力、花精神、提起說出憂慮的勇氣、考驗辯識忽悠的功力,有時也需要妥協。

政治須妥協不能無盡拉布

每逢選戰前夕,總是有很多年輕政客上電視,參加大辯論,為言語上駁倒敵人而沾沾自喜,把辯論當成單純的鬥獸遊戲。哀哉,早年政府與建制忽悠市民,固然不可取,但議員不務正業,繼續把議會當成遊樂場,把大量未審好的議案拖延又再拖延,也非好事。

夏仁諺相信有歷史任務這一回事,有些事物的歷史任務,只為糾正一個錯誤而存在,錯誤被糾正之後,便該退場。所謂「飛鳥盡,良弓藏」,就是此理。遊戲式議會抗爭,雖然很好玩,很可惜,但退場的時候也許已經到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許智峯強搶女EO手機事件,進行「雙軌調查」根本不成問題,立法會譴責許智峯動議與司法程序亦沒有衝突,葉劉淑儀在事件上的進退失據,與其說是法律上的考慮,不如說是政治上的計算。

    韓成科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