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為何把特權法棄而不用 使立法會淪為紙老虎?

2018-07-13
趙婷
本地智庫政策研究員
 
AAA

train1.jpg

近日就高鐵鋼筋問題,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本月8日,分組點票下否決由熱血公民鄭松泰動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港鐵沙中綫紅磡站工程鋼筋接駁位造假事件,以致立法會喪失徹查問題根源的大好機會。今次的表決,放生問題的始作俑者固然可惜,但建制派議員阻撓運用權力及特權法卻使坊間感到莫名其妙。過往建制派議員在一些政治議題,或涉及官員的調查中,反對運用權力及特權法,符合其一貫的政黨立場,但今次事件涉及公眾安危,是重大的民生事件,為何一向鼓吹以民生為先的建制派議員,今次也不願和泛民合作?

打開特權法之門恐有「後患」

筆者對此有兩方面看法,分別是政治因素和執行困難。政治因素方面,雖然今次運用權力及特權法,只是針對港鐵及相關承辦商,但今次運用畢竟是開了使用權力及特權法之門,將來若一旦有涉及官員嚴重過失的政治事件,建制派要提出理據去反對就更加困難,今次含糊其辭反對,他日倒更容易故技重施,聲稱未達致要運用權力特權法的標準。有工聯會議員就認為調查將變得政治化,由特首委任的獨立委員會調查更好。自由黨口徑亦如出一轍,指特首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立法會毋須多此一舉。可見建制派並不希望立法會成為具調查功能的機關,只希望今後一切調查均由政府主導。

其次,建制派中不少人士特別是功能組別中,多數具有商界背景,可能與港鐵甚至承建商高層有一定交情,因而傾向不作深入調查,以免有關人士尷尬。

工作量大增 無暇個人事務

執行困難方面,立法會議員中不少人也身兼多職,當中以商界背景濃厚的建制派議員尤甚,他們也擔心一旦通過權力及特權法後,他們需要處理跟進調查進度,審閱大量的相關報告、工作量勢必大增,將無暇處理其他個人職務。即使是泛民人士,同樣有不少人有其他職務,而立法會議員中,具相關專業技術的議員亦有限,其他議員需花時間學習。因此議員並未有全力支持通過權力及特權法,以致未能團結一致,向外界表達通過特權法的重要性。再者,立法會議員同樣由市民選出,雖然市民對於事件同樣感到憤怒,但對於涉及的技術失誤都只是一知半解,故此調查持續,肯定無法吸納更多選民支持及媒體曝光,倒不如草草了事,把時間花於能接觸更多選民的地區事務工作。

總括而言,今次否決反映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雖然是強力的調查法例及機制,但要實行則困難重重。若要使機制真能作為與政府的調查權力相軌並行,甚至互補不足之用,機制需要進一步加強,例如把通過的門檻降低至功能組別或地區直選組別其一通過即能實行,而且應具有常設的調查小組,平時主動留意涉及嚴重違紀的事件,主動向立法會匯報,待立法會決定是否調查,而非如今本待立法會通過才成立調查小組。此舉可節省立法會議員的時間,讓更多議員支持運用此機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