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從近年的爭議解構反對派的技倆

2019-05-07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DEMO1.jpg

近日,「逃犯條例」的爭議逐漸升溫,不僅引起立法會上的爭議和各界別人士的激烈討論,上街示威抗議的市民亦有所增加。反對派看到示威人數有所增加,恰如遇上一根「救命草」,還吹噓說有13萬人上街抗議。

坊間已有很多關於「逃犯條例」的討論,筆者亦沒有什麼好補充。總的來說,一般奉公守法的市民,絕不會有什麼影響,又有什麼好反對呢?值得一提的是,看到反對派在「逃犯條例」上做文章的情況,我們可以總結到多年以來,反對派諸般挑撥離間和愚弄市民之手段。

到底反對派是如何製造「輿論」的?他們如何取得市民的信任?如何挑撥離間?如何驅策市民?總括而言,反對派一定要有清晰的「攻擊對象」,翻來覆去的就有以下三招:

333.JPG

近十多年以來,反對派用的就只有以上的三招。被反對派釘着的對象,就只有香港富商和香港政府、大陸同胞及中央政府。圖表內等級最高的,最能引起香港社會各界人士的擔心。

填海計劃明明動搖商家利益,卻說成是「官商勾結」

舉例說,早前香港政府終於下定決心重啟填海計劃,儘管施政仍算十分溫和,計劃在十多年後才會有新增樓宇落成,但仍牽起了不少反對聲音。由於很多農地都在地產商手上,現有土地亦是傳統士紳的利益所在,政府透過填海造地,憑空增加土地供應,明明對普遍市民有利,為何會引起大家的反對呢?原來反對派顛倒是非黑白,把原本明明政府有利可圖、市民受惠的填海計劃,說成是「萬億填海、一舖清袋」。填海計劃明明動搖了富商的根本利益,但在反對派口中,卻說成是「官商勾結」的行徑。只要提出「官商勾結」的罪名,就算脫離現實及犯駁,反對派都可以引起市民的仇富心態。

增加商機的大灣區規劃,是換血計劃?

大灣區規劃,明明是整合區內資源,希望可以透過互補來增加商機的計劃。有趣的是,就算沒有大灣區規劃,香港的經濟也早已融合至大陸。筆者有不少從事高科技產業的朋友,也在深圳上班。香港作為區內金融中心,亦多造大陸生意,近年也有越來越多香港人在國內置業。甚至乎是反對派搞的「拉票活動」,也會邀請選民到國內旅遊。

值得一提的是,在沒有中央的規劃之前,大灣區內的發展,明顯有一種競爭的狀態。香港政府在鼓勵創投的上投放不足,無聲無色的便已被深圳取代。銀行業務上,儘管香港仍算是境外金融中心,但早已是深圳作牽頭及主導。反而,在中央的大灣區規劃裡,重新確立了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定位,有一種合作及共贏的意味。中央政府着重區內的平衡及長遠發展,其施政是對香港有利的。

可是,在反對派口裡,大灣區規劃,被包裝成「中共換血」的計劃,香港市民被反對派愚弄,勾起了鄙視大陸人及擔心被取代的心態,又會反過來反對大灣區規劃。明明大部份香港市民都直接或簡接的做大陸生意,有能力的甚至乎到國內置業,卻被反對派弄至精神分裂般走出來反對大灣區規劃,情況十分有趣。

修訂「逃犯條例」是中央的陰謀?

在討論之初,修訂「逃犯條例」被一直包裝成是中央的陰謀,說是「廿三條」的前奏。只要成功的「扣帽子」,便會輕而易舉的勾起香港市民「懼共」的情緒。在恐懼的氣氛之下,反對派拋出的論點就算是如何荒謬,也會有市民信奉。情況就如到戲院觀看恐怖電影一樣,明明電影院內沒有鬼,觀眾卻被緊張的氣氛嚇破膽!

在輿論之下,有人擔心單是沒有唱國歌或包二奶,都會被引渡。亦有人認為,當年曾在國內設廠的商家,或會擔心被查而再牽起移民潮,富商「逃亡」,最終會導至香港產業「空洞化」云云。一來,市民在「恐共」之下,已沒有細閱有關條文,更加沒有以常理來推斷實情。有趣的是,退一步來說,就算本地傳統商家真的要「逃亡」,即上層突然消失,只要商機仍在香港,不是對所有「等上位」的香港人更有利嗎?九七年的移民潮,正正就是這個情況呢!

值得一提的是,修訂「逃犯條例」本是被包裝成「中央政府」的陰謀。近日,有人反而說是林鄭政府的自把自為。把法案修訂說成是港府的意思,反而引起更多人走出來反對。這一班不敢反中央,卻不怕反林鄭的,到底是什麼人?話分兩頭,泛民明明缺水,正常情況下難以動員,為何這次的反對聲音竟忽然大了許多?着實耐人尋味!

總結

大家也清楚明白,反對派固然是靠反對政府施政而生,有「權力制衡」和「監察政府」的功能。在香港社會裡,市民一直引而自豪的,就是有着一個教政府感到十分難纏的反對派。可是,制衡的力度太強、反對的聲音太過無理,亦會嚴重影響港府的正常施政及效率。香港社會無法繼續向前走,這亦是主要原因之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