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香港不能成為違法跨境移動支付的幫兇

2019-05-12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pay1.jpg

內地的移動支付發展迅速,並將這股潮流帶來香港和海外,儘管這的確給消費者和商戶都帶來了便利,但與此同時,卻給監管帶來了麻煩。因為這屬於新生事物,很多舊有的監管機制並不適用,新的監管措施又來不及制定,所以往往會存在監管真空的問題。筆者並不是要試圖否定創新,這是所有新生事物都會面對的問題,可以理解,但是當問題出現之後,就必須要儘管制定監管措施,不能再聽之任之。

相信大家都會留意到,近年來香港收取微信支付寶的商戶越來越多,但是這些商戶所貼出來的二維碼是否合法合規的呢?由於種種原因,其實香港有不少小商戶使用的收款碼其實是境內碼,儘管這些二維碼也能夠正常交易,但其實並不合法合規。當顧客使用內地版本的微信支付寶掃香港商戶的境內碼進行支付時,儘管交易地點發生在香港,但其實交易的資金並沒有出境,依然在境內流轉。由於微信支付寶採用的是資金閉環流轉模式,無論內地還是香港的監管部門,都監測不到這筆本應屬於跨境的交易。

普通人可能對此並不會深究,但監管當局不能視若無睹,因為這會給違法犯罪行為創造空間。比如,中國實施嚴格的外匯管制,資金不得隨意進出,但通過將境內二維碼轉移至境外,可以將跨境交易掩飾為境內交易。在香港,很多人民幣兌換店通過境內二維碼收取內地客境內的人民幣,然後釋出港幣,以此突破外匯管制,擾亂金融秩序。在澳門賭場也有不少人從事此類交易,內地客通過微信支付寶向他們轉出人民幣,然後收取港幣用於賭博。香港對於國際資金進出有著完善的監管體系,本可有效杜絕洗黑錢等罪行,但對於此類掩飾成境內交易的資金流向,基本上無能為力。

即使沒有嚴重到洗錢、走資的程度,將跨境交易掩飾為境內交易,對於商戶營業額的統計、稅費的徵收,也會造成干擾,可能導致商戶偷稅漏稅。在一些同樣對外匯進行監管的國家和地區,原本可對正規資金的進出收取過路費,但由於跨境交易被掩飾為境內交易,導致國家利益受損。除了香港,其實很多國家和地區也都面臨這個問題,因此紛紛對微信支付寶採取嚴格監管,甚至禁止使用,這並非沒有道理。

最近,中國人民銀行便發佈通知,要求加强支付結算管理,防範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其中有一條是嚴格「受理終端管理」,要求結合商戶經營地址限定受理終端的使用範圍,也就是說,用於收款的二維碼不得隨意轉移位置,跨境使用自然就更不可以了。國家外匯管理局也發布了支付機構外匯業務管理辦法,要求跨境交易必須走跨境渠道,不能把境外商戶作爲境內商戶按照境內交易處理。

央行明確指出,受理終端被移機到境外使用,爲不法分子利用銀行、支付機構的支付服務從事違法犯罪活動提供可乘之機,也增加公安機關的辦案難度。對此,香港的監管機構也應保持積極態度,及時制定相適應的監管措施,並徹查違規企業和商戶,絕不能讓香港淪為違法跨境移動支付的幫兇。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