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倩蕾:鐵路軌上的冤魂

2019-05-16
黎倩蕾
80後平凡OL
 
AAA

TRAIN1.jpg

長假期後上班,遇著地鐵有人跳軌,廣播一響起,地鐵站即時掀起一陣小騷動,身邊中年漢怨到葉落,有人就立即用手機上網,準備另覓返工路線圖,可幸擾攘一陣,原來只是虛驚一場,沒有死傷,列車不久又如常運作,剛才還在毒舌埋怨的中年漢,瞬間又再埋首玩手機,沒事人一個。

香港人收放自如,但其實每次遇上這類自殺延誤廣播,我的心情都好複雜,一方面自嘆倒楣,另方面又會很感慨,其實真的沒有更好的人生選擇?自殺者究竟是誰經歷了甚麼,導致他或她要走到這一步?也明白抑鬱到盡頭,其實是想不通,當事人也未必可以控制到自己,但還是覺得,或只一步之遙,很多悲劇或可避免吧。

與剛自日本留學回港的姪女談起,小妮子就以識途老馬口吻謂,在日本早成為日常,你永遠不會明白日本人在想甚麼,他們只會把怨氣積在心底,到臨界點是消極地去死,或是無差別殺人,她苦笑謂在日本,鐵路軌上的靈體大概可輕易組成幾隊足球隊,但吊詭的是,就算甚麼廣播都好,日本的上班族其實都表情不多,這種沉默,感覺就是很壓抑。

小姪女笑言身處日本,不知是不是思鄕,有時反而有點懷念香港人的躁動,至少比較像一個正常人的反應。加上在日本,就是自殺,她說其實也不是一了百了,死者的家人往往要賠錢,包括支付列車停駛的損失和清潔費等,否則家人或不能領取遺體,秉承日本人「不應麻煩人」的國民信念。如此安排,是文明還是不文明,我真搞不懂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