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香港警察是怎樣煉成的?

2019-06-18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PO1.jpg

時事短打    鮑渤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晚召開記者會澄清,指6月12日「反送中」集會,有部分示威者行為干犯暴動罪,包括向警方擲磚、鐵枝等,並非指整個公眾活動是「暴動」,和平示威者毋須擔心。

警察「一哥」的回應很有必要。警方當日拘捕的32人包括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遊蕩及藏有工具作非法用途者,當中僅5人涉暴動。

香港是法治社會,警察紀律嚴明,包括遊行集會出現何種情況才可使用何種武力,盡皆按「本子」辦事。事件定性暴動與否,由現場情況和參與者行為所裁量,非由「一哥」憑主觀好惡決定。而且,「暴動罪」的檢控門檻非常高,警方除需搜集足夠證據外,亦要諮詢律政司的意見決定是否提出檢控。

香港沒有西式民主,卻享有西方人也稱羨的自由。香港警察和美歐同行面對示威者的態度及反應,迥然有異。這一點,相信絕大多數港人都認同。香港在一週之內發生兩次超大型集會遊行,穿黑衣的示威者如百川納海,在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匯成水洩不通的人潮。但場面沒有失控,「黑潮」褪去之後交通秩序迅速恢復。港人的公民素質、警務的專業高效,都值得讚許。

作為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示威遊行人數動輒數十萬甚至百萬,港人已是「見怪不怪」。在參與人數眾多、群情洶湧的示威行動中,警方採取適當武力是難以避免的。

至於何謂「適當武力」,由現場指揮官視乎現場情況作出專業判斷。警方當日合共施放150枚催淚彈、約20發布袋彈。一如慣例,每次事後亦會作出檢討有無可改善之處。同時,香港有健全的投訴機制。警方現時收到34個投訴個案,包括警方濫用武力,警方會公正調查後,提交報告給監警會審核。

香港一直以來都是「政治冷感」的城市,但九七之後大異其趣。沒完沒了的政治爭拗,回歸二十多年漸行漸遠的人心,使得香港社會日益撕裂,以除暴安良、維持秩序為職志的警察,更成為街頭政治抗爭最前線的「磨心」,我見猶憐。但很鼓舞的是,歷經風雨洗禮,香港警察變得更加專業。屢次被國際權威機構評為亞洲最佳警隊,香港警隊聲譽之佳,在亞洲無出其右,在全球也堪稱最優之一。

不說不知道,香港警察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三個警隊之一,走過了大約175年的滄桑歲月。英國倫敦警察廳(世界第一個擁有現代警察制度的維持治安機關)僅僅比香港早12年成立。

1841年1月,英軍在西營盤登陸港島,隨即頒發兩條法令:華人續沿用《大清律例》,但廢除所有的中國式酷刑,非華人則遵從《英國法律》,並且撥1,400英鎊的預算籌建警隊。經過逾3年籌備,政府於1844年5月在憲報上宣佈正式成立香港警察。首家差館,正是1845年在上環荷里活道竣工,今天成為旅遊熱門景點的「大館」。

香港能夠成為亞洲罪案率最低的城市,亦為全世界最安全的地區之一,警隊功不可沒。筆者每當在香港街頭看到「一身水一身汗」、面對「爆粗」的示威者仍能堅毅克制的「差人」,崇敬之情就會在心中湧動。事實上,許許多多的香港青年,都把進入警隊列為人生的職業規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