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傘兵進化史

2019-08-06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STU1.jpg

承接五年前的所謂「雨傘運動」,短短兩個月以來的「傘兵」,已開始有所變化。看着他們的蛻變,教我聯想起中學時代生物科接觸過的「進化論」。觀乎傘兵一身裝備之變化,其實不只是「成長」,更活像是「進化」的歷程。

傘兵「進化」之前

首先,一開始的時候,年青人大部份都是「兩手空空」,或只手持雨傘,帶着一般薄紙做的「口罩」,還不是所有人都被分配「眼罩」。

當然。若細看之下,但凡向警方暴力衝擊之際,在人群裡總會有一些裝備及器械較齊備的人走出來。只是全副武裝的人不多,又被一班只戴口罩的年青人包圍着,不易看得清楚罷了。

那麼,如果年青人都不打算犯法,為什麼要戴「口罩」呢?青年人指出,因為害怕警方的催淚彈。然後,為什麼年青人開始拿着雨傘呢?因為他們覺得打開雨傘後,可以阻擋警方的攻擊云云。一切似乎都說得合情合理。

進化特徵之一:武器多樣化

不久之後,一班青年人,除了「口罩」之外,都忽然配備了「長鐵傘」。網上甚至乎有人留言,建議大家用某牌子的「長鐵傘」。為什麼?該群組點明,因為某牌子的傘較紥實,傘頭似利刃,可用來攻擊云云。

換句話來說,當大眾為青年人說好話,仍堅信雨傘不能當武器之際,還因此和朋友大吵之際,一眾年青人甚至乎已選好了特定的「長鐵傘」。

甚至乎,已開始有人不經意的拿起棒球棍,鐵枝和磚頭。起初,手持「長鐵傘」、鐵枝和棒球棍的人還不算多。但後來,他們都成了其中一個「常規兵種」。他們大部份人本來是丟雞蛋的,後來卻所有人都大搖大擺的丟磚頭了。

進化特徵之二:開始配備防具

防具方面,我們看到他們都戴起了地盤用的「安全帽」,組成一隊「黃頭軍」。那裡來這麼多「安全帽」呢?在一個外國電視台訪問當中,我們看到有青年人隨手送了一頂「安全帽」給記者。整個畫面來得很輕鬆,就讓大家接受了這頂「安全帽」的存在。

警察武力驅散嘛!大家便要「武裝自己」起來了。反正「安全帽」的價錢不貴,一整隊「傘兵」都配上又如何呢?可是,他們如何可以在遊行中段突然變身?用了什麼方法在短時間內把「安全帽」等物資運到前線?

原來「幕後推手」已教他們組成「人鏈」,還純熟的以不同的「手勢」作溝通,把物資運送過去。還有,他們大部份人都戴上了一雙手套,讓他們拿工具或武器時更穩妥。

由「學生」進化成「傘兵」

所謂「攻守兼備」,這一個「進化過程」基本上已完成。他們有齊最基本的「長器械」,又有「頭盔」,又有手套,有一些人還自製「木盾」,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傘兵」。

期間,他們的能力又忽然有所提升,團隊內居然有人帶備工具,能把大量磚頭剷起,亦懂得破壞交通燈的電線。他們又有利刀防身,亦可以之刺穿「水馬」。此外,他們本來只帶有一些顏料來塗鴉。但其後,卻帶了可致盲的「雷射燈」,並多次以此挑釁警方。簡單來說,「進化」之後,他們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提升了,「兵種」更變得多元化了。

變身成為「傘兵完全體」?

記得日本漫畫《龍珠z》裡,有某些經典反派角色,例如「菲利」和「些路」等等,都因為劇情需要而有幾段「變身」。一般來說,最終的「變身」狀態稱之為「完全體」;其實,「傘兵」亦是如此這般。

近日,不少「傘兵」連「安全帽」也換為「防暴頭盔」,口罩則由「薄紙版」,改為N95,再變為「專業用過濾口罩」,甚至乎是「防毒面罩」。手套也不再是「勞工手襪」,而是更專業的。他們還戴有防具,至少護着前臂等。他們一身黑衣,還有背囊,一隊人居然是同一個式樣。

那麼,他們的武器有沒有「進化」呢?原來他們已有人用丫叉,有大有小,並以鋼珠向人襲擊。更有人被搜出藏有弓箭和氣槍等「遠距離武器」。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由只帶備「冷兵器」的「兵種」,「進化」成開始使用「火器」。他們在多處點火及使用煙花。起初,他們只燃點一輛「紙皮車」,「煙花」則說成是警察擲下來的,後來卻被人拆穿。

燒「紙皮車」又有什麼用呢?似乎大家都見慣不怪了,卻見他們開始投擲疑似汽油彈。他們亦堆起雜物,不止一次的火燒警署,火勢也越來越大。他們的「火攻」也是有部署的,似乎先要向市民「預告」一下,使大家習慣後,才逐漸把嚴重性增強。

短短兩個月之內,「學生」逐漸蛻變成「暴徒」。重點是,青年人的「變身」過程,是一步一步的、漫不經心的。大家回想看看,才會驚覺他們的變化。可是,大家先入為主的仍稱呼他們為「學生」,始終不肯承認他們是「暴徒」。

暴徒是如何煉成?一個逼良為娼的過程?

說穿了,這是一個類近「逼良為娼」的過程。起初,相信「幕後推手」或許只是利誘,或向年青人灌輸一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吸引一眾年青人加入。一開始的時候,當然不用一班本性純良的年輕人犯法,只要他們在「灰色地帶」遊走。然後,「幕後推手」自然會灌輸仇恨意識,並逐步教他們諸般暴力手段,提供的武器又不斷「升級」,讓他們在一次又一次的示威期間「實習」;暴力水平一層一層的疊加,就如「練兵」一樣。最終,「幕後推手」就成功的把原本品性善良之青年,都變為唯力是視的暴徒,把他們引進暴力的深淵,再也不能回頭。

在「傘兵」的「形象工程」方面,亦是如此這般,大眾始終記得一班年青人是「良」,但他們的行為卻逐漸變本加厲,最終根本已成為「娼」了。可是,大家還是先入為主,仍相信年青人是善良的;就算有任何問題,都只會是對家的「假消息」,就算親眼看到年青人當「娼」了,也是對家逼迫的。

試問兩個多月前,如果你在街上遇到今時今日的這幫「傘兵完全體」,你會有什麼感想?就算是今時今日,當你見到這班暴徒在街上橫行之際,你又會有什麼想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