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比「撕裂2.0」更高的版本

2019-11-15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5ce4d96b-a023-4c3b-ab3a-904aef2f3af7.jpg

時事短打 鮑渤

記得在2017年3月特首選舉論壇,曾俊華直指林鄭是「撕裂2.0」,估計當時沒有幾個香港人太當真,認為這是選舉語言,或者一個Joke而已。如今看來,「鬍鬚曾」兩年多前所說的是神准的預言,不是戲言。

筆者甚至認為,香港社會的撕裂,比他和所有港人能夠Envision的版本還要高。我們對時常出現在報章的新聞已經見怪不怪:藍絲母親指責黃絲女兒是「黑老師」,黃絲男友不理會藍絲女友以分手相逼的要求繼續上街,分屬藍黃陣營的夫妻出門赴宴說好餐桌上莫談政治否則翻臉。還有,兒子不理父親禁令上街抗爭至深夜回家,父親拒不開門,兒子從此出走。這類例子不勝枚舉。

筆者有一位住在元朗的同鄉。他正當壯年,參加了元朗地鐵站搶閘斬人的「保家衛鄉」事件。由於他長得「高大威猛」,在電視鏡頭前最是搶眼。這位「白衣人」父親如今避風頭不敢回家,但又不准「黑衣人」少年兒子回家。兒子憤而租了劏房自立門戶,夜夜攬炒也沒有家人阻撓了。

反逃犯修例風波在香港肆虐逾五個月過程中,示威者喊的口號從「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再到最近的「香港人報仇」,可見社會撕裂的深入見骨。

數十年來,我們知道台灣的政治是有顏色的,藍綠為界,再分深淺藍深淺綠。香港裂變成黃藍陣營,也就這幾年的現象。也許始於2014年佔領中環示威者佩戴黃絲帶,也許從今年「反送中」開始,有了黃絲和藍絲的說法。

當然,這都是「斯文」叫法。曱甴、狗官,黃色物體這些侮辱性的稱謂大行其道,才是文明的倒退。長期被仇恨支配,很容易滋生反社會、反人道的行為。為了與惡魔鬥爭,漸漸也讓自己變成了惡魔。

香港是亞洲區最多世界級名校的地方,但近日來在電視上看到中大、港大校園,恍如戰區。如果說表面的狼藉容易清理,是非觀的撕裂卻很難撫平。舉一例,不久前,理工大學校長滕錦光在博士畢業典禮上,拒絕與戴口罩的學生握手。他說大學教育理念之一是包容多元觀點,尊重他人權利。但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則表示,畢業禮是學生的場合,當面將學生拒諸門外,校長此舉有欠風度。

多年來,香港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政府實行的是「積極不干預」政策。但近月來,連商鋪也有黃店藍店之分。抗爭者網上發起「爆買黃店」,包括幫襯黃色招聘和網購平台。這真是對香港自由資本主義的莫大諷刺。

同樣諷刺的是,2017年林鄭月娥說過,是上帝啟示要她出來參選特首。她還在競選時宣稱:「如果香港主流民意令我無法再任特首,我會辭職」。她的競選口號「 We Connect」,簡單明了實在,卻成了當下香港官民之間最缺乏的東西。葉劉淑儀那年剛上陣就因提名不足「陣亡」了,但她的競選口號「Win back Hong Kong」,現在成了最緊迫的任務。

 

 (作者為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

 

延伸閱讀
  • 在香港陷入史無前例的動亂中舉行的這次選舉,改寫了香港區域組織的勢力版圖,其未來的政治走向,至少有四點值得關注。

    鮑渤  2019-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