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以《鹿鼎記》論傳媒造假之法

2019-11-21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70e120a9gw1f1ji0q3rhej217m2daqv5-1.jpg

資料來源:網上資料、無線電視劇照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利益關係。但利益關係微妙,且變化不斷,此消彼長。在這情況之下,政客不可能把所有意圖都說得清楚明白,每一步的影響都有正反兩面。在這錯綜複雜的情況下,便催生了不同的陰謀論及謊言。一直以來,傳媒發放政治訊息,真假夾雜其中,除了報道新聞之外,亦會在當中滲入自身的立場、諸般陰謀論和謊言,企圖反過來影響政局。

傳媒如何造假?方法自然很多。參考金庸武俠小說《鹿鼎記》的某一段劇情,似乎已總結了傳媒弄虛作假之法。金庸先生乃報業大亨,自然深明當中的竅門,把道理融入小說裡,可讀性甚高。

11111.png

資料來源:網上資料、無線電視劇照

話說韋小寶炮轟神龍島,卻反過來給洪教主的手下擒住,性命危在旦夕 (《鹿鼎記》第35回):

洪夫人道:「大家都進來。」陸高軒抓住韋小寶後領,將他提入船艙……

……韋小寶心念一動,轉頭對瘦頭陀喝道:「你這傢伙瞎造謠言,說甚麽教主和夫人身遭危難。我不顧一切,趕來救駕,那知教主和夫人一點沒事,幾位掌門使又那裡造反了?」

讀者也記得,韋小寶「吃幾家茶禮」,是朝廷命官,又是天地會香主,還做了神龍教徒,作反的明明是他本人,但他卻造謠生事,挑撥離間,製造矛盾,反過來指責洪教主的下屬作反。

如何譁眾取寵呢?就是要抓緊對方心裡最恐懼的事情。對洪教主來說,一教之主,未必害怕什麼敵人,但最怕教眾作反。洪教主派手下捉拿韋小寶,但聽到韋小寶反過來指責他的手下,自然會觸動神經,一定要查得清楚明白。韋小寶一開始就找到了「教主怕人作反」的「矛盾點」,一進來便穩站有利位置。

大家都會有不同的恐懼潛藏在心裡。例如,歐洲國家最恨納粹黨,英美民眾最怕恐怖分子,香港人不喜歡共產黨,窮人仇富,地方商人怕京官。每人都有其「死穴」。只要抓緊這個「死穴」,縱然所講的謊話錯漏百出,前言不對後語,也很容易使人將信將疑。重點是,很多謊言都不必毫無破綻,甚至乎可以錯漏百出,只要能使人擔心、懼怕或憤怒,捉緊群眾的「矛盾點」,自然會有人選擇相信。

接下來,韋小寶找到「矛盾點」後,如何「發動攻勢」?

韋小寶道:「屬下奉教主和夫人之命,混進皇宮,得了兩部經書,後來到雲南吳三桂平西王府,又得了三部經書……皇宮中所得那兩部,屬下已派陸高軒呈上教主和夫人了,教主和夫人說屬下辦事穩當,叫陸高軒賜了仙藥……雲南所得的那三部,屬下放在北京一個十分穩妥的所在,命胖頭陀和陸高軒看守……」

胖頭陀和陸高軒登時臉色大變,忙道:「沒……沒有,哪有此事?教主你老人家別聽這小子胡說八道。」

造謠之法,自然是藉「矛盾點」繼續抹黑「政敵」,製造更多矛盾。洪教主派手下找《四十二章經》,一來擔心韋小寶不肯交出所有經書,二來亦會擔心其他手下瞞着他獨吞經書。韋小寶抓緊這個利害關係,繼續惡毒抹黑,以圖脫身。當然,他的一面之詞,又豈能讓人輕易相信呢?「指控」之外,還得要有些「證據」:

韋小寶道:「……已經得到了那三部經書,屬下惟恐給人偷去,因此砌在牆裡,我吩咐陸高軒和胖頭陀寸步不離,陸高軒、胖頭陀,我叫你們在屋裡看守,不可外出,怎麽你二人到這裡來了?要是失了寶經,誤了教主和夫人的大事,這干係誰來擔當?」

胖陸二人面面相覷,無言可對,過了一會,陸高軒才道:「你又沒說牆裡砌有寶經,我們怎麽知道?」

所謂的「證據」,當然是把事實及謊言夾雜在一起,教人難以分辨。韋小寶得到五部經書,交了兩部是事實,另外三部卻其實是自己「獨吞」了,但他卻反過來把「政敵」牽扯進去。韋小寶曾要「政敵」守在京城屋裡,都是事實,只是與「經書」無關而已。把一件「事實」略為改編,便會反過來成為一個很容易讓人相信的「謊言」。

真假的「證據」混在一起,使人無法判斷。只要有「矛盾點」及「抹黑對象」,縱然理據不分充,還可胡說八道一番,已會有很好的效果。

可是,韋小寶明明炮轟神龍島,簡單來說,就是派兵來把洪教主的老家「打」、「砸」、「燒」。縱然找到洪教主的「矛盾點」和成功「抹黑政敵」,又如何可以把罪責推卸出去呢?

韋小寶道:「啟稟教主和夫人得知:皇帝身邊,有兩個紅毛外國人,這兩人一個叫湯若望,一個叫南懷仁,封了欽天監監正的官。」

洪教主道:「湯若望此人的名字,我倒也聽見過,聽說他懂得天文地理、陰陽曆數之學……那便如何?」

……韋小寶曾聽那大鬍子蒙古人罕帖摩說過,吳三桂與羅剎國、神龍教勾結。吳三桂遠在雲南,拉扯不到他身上,羅剎國卻便在遼東之側,果然一提「羅剎國」三字,洪教主當即神情有異,韋小寶知道這話題對上了榫頭,心中大喜,說道:「小皇帝一聽之下,便小心眼兒發愁,就問湯若望計將安出,快快獻來。湯若望奏道:『待臣回去夜觀天文,日算陰陽,仔細推算。』過得幾天,他向皇帝奏道,羅剎國的龍脈,是在遼東,有座叫做甚麽呼他媽的山,有條叫做甚麽阿媽兒的河。」

……韋小寶道:「那湯若望說道,須得趕造十門紅毛大炮,從海道運往遼東,對準了這些甚麽山、甚麽河連轟兩百炮,打壞了羅剎國的龍脈,今後二百年大清國就太平無事,叫做一炮保一年平安。小皇帝說道:那麽連轟一千炮,豈不是保得千年平安?湯若望道:轟得太多,反而不靈,又說甚麽天機不可泄漏,黃道黑道,嘰哩咕嚕的說了半天,屬下半句也不懂,聽得好生氣悶。」

洪教主點頭道:「這湯若望編得有部《大清時憲歷》,確是只有二百年。看來滿清的氣運,最多也不過二百年而已。」

到底韋小寶長篇大論的在說什麼呢?跟他派兵炮轟神龍島有什麼關係?根本完全沒有關係。他只是東拉西扯,顧左右而言他,順着洪教主的喜好亂說一通罷了。

由於洪教主學識淵博,見多識廣,居然有雅興給他「補充資料」,大談什麼「羅剎國」及《大清時憲歷》。二人有說有講,居然有點默契。洪教主在對話之中,從一個「旁聽者」,變成了「發言人」之一,算是有份參與韋小實的「討論」。洪教主有了一點「參與感」,在潛意識裡又相信多韋小寶幾分,不知不覺的墮入他的圈套。

在現實生活中,有多少高學歷的白領、專業人士、學者和各行業的專家,會誤中政客和傳媒設下的這類圈套?傳媒以「求真」和「求證」為名,誘導讀者窮其枝葉,帶着大家一起細讀諸般法例、案例、學術研究、化學和醫學報告等等,使我們偏聽某些所謂專家的一面之詞。瞭解細節本來沒有什麼不好,但政客及傳媒卻藉此轉移視線,甚至乎把虛假的證據及偏見滲入其中,藉此煽惑讀者,使人迷失在細節裡,從而忘記事情的起因、本質和重點;最終大家便會見樹忘林,不自覺的誤信了傳媒的鬼話。

金庸先生也在小說裡補充:

韋小寶說謊有個訣竅,一切細節不厭求詳,而且全部真實無誤。只有在重要關頭卻胡說一番,這是他從妓院裡學來的法門。恰好洪安通甚是淵博,知道湯若望這部《大清時憲歷》的內容,韋小寶這番謊話,竟是全然合縫合榫。

韋小寶說謊的訣竅,就是把一切細節不厭其煩的交代清楚,甚至乎所有小事情都是「真實無誤」,相信至少是「事實的一部份」。可是,在重要關頭卻胡說八道一番。這一招「造假大法」,連洪教主這等大行家也被矇騙過去,到底韋小寶是從那裡學來的?原來,韋小寶自幼在妓院裡長大,這一絕招,居然是在妓院裡學來的。

如此一來,能騙過無數高學歷的白領、中產、專業人士、學者和專家的說謊之法,原來不過是市井之徒的拿手慣技!

當然,洪教主怕人作反,給韋小寶抓緊了「矛盾點」,對韋小寶抹黑下屬的謊言又是將信將疑。此外,洪教主學識廣博,不自覺的加入了「討論」,有了「參與感」,自然有點相信韋小寶的謊話。但洪教主身旁的夫人,卻沒有這個心魔:

洪夫人笑道:「我瞧你這番話還是不盡不實。小皇帝派你去遼東,你怎麽又上神龍島來了?」

韋小寶道:「那外國人說道:羅剎人的龍脈,是條海龍,因此這十門大炮要從海上運去,對準了那條龍的龍口,算好了時辰,等它正要向海中取水之時,立即轟炮,這條龍身受重傷,那就動不了啦……」

自來風水堪輿之說,「龍脈」原是十分注重的,但只說地形似龍,並非真的有一條龍,甚麽龍脈會驚動了逃走云云,全是韋小寶的胡說八道。洪安通聽在耳里,不由得有些將信將疑……

其實,洪教主和教主夫人始終是「將信將疑」而已。但為了散播謠言,弄虛作假,攻擊敵人,謊話始終不必毫無破綻,只要繼續窮其枝葉的胡說八道,然後使人有點兒相信便可,就是「不盡不實」也無妨。最後,甚至乎連什麼玄學、術數、風水和鬼神之說,也可拿出來亂說一通。即使在現代,以怪力亂神來抹黑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最後,韋小寶說了一大堆謊話,始終沒有解釋到他為何「炮轟神龍島」、為何要「打」、「砸」、「燒」的真相。重點是,他堅稱以為洪教主和夫人遭謀反,才派兵來救。但洪教主在島上,韋小寶為何要把炮口對準島上,這不是謀殺嗎?這不是作反嗎?還說前來救人?縱橫江湖、學識淵博的洪教主,居然會裁在韋小寶這些下三流的手段之上,竟不再追查真相了。

所謂「太陽之下無新事」,金庸先生數十年前寫下的小說情節,在現實世界裡仍是不停發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這場至今已持續四個月的社會運動中,各大媒體的現場直播發揮了相當重要的作用,難免令人聯想起傳媒學上的「CNN效應」。

    戴慶成  2019-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