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環保在政爭面前的雙重標準

2019-11-21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f1.jpg

一場反修例風波,重創香港經濟,同時也令香港人原本信奉的很多概念,暴露了其不堪一擊的真面目。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金句:香港窮得只剩下暴力。暴力只是現象,但背後的核心概念為何?那是我早在2017年已經說過的一句話:香港窮得只剩下政爭。為什麼這樣說:因為你會發現,其餘的所有概念,都是服務於政爭的。只要政治不正確,所有概念都要因為政治立場而採取雙重標準。

最新的醜陋表現,是反對派追擊警方的催淚彈是否會釋放二噁英和致癌物質。現實所見,在過去幾個月的衝突入面,往往是黑衣人用雜物堵路,投擲汽油彈縱火焚燒雜物,然後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其前因後果是十分明確的。但偏偏很多人選擇性失明,看不到因,只針對果。催淚彈是否會釋放二噁英,我自問不是專家,但就十分肯定,燃燒塑膠垃圾是二噁英的最大源頭,這早已是經驗證的科學常識。黑衣人焚燒雜物作為路障,當中就有大量塑膠,包括塑膠欄杆、雪糕筒,我們還可以見到黑衣人不斷向火堆投擲各種垃圾,現場往往是濃煙滾滾。其實不用化驗警方催淚彈,單單是這種燒垃圾行為,已經嚴重污染香港空氣。要追問二噁英罪魁禍首,黑衣人的嫌疑遠遠大於警察。

但反對派和支持黑衣人的人,他們對這些常識選擇「失明」,扮看不到。他們竟然可以臉不紅心不跳地,大聲指責催淚彈釋放二噁英,彷彿自己燒垃圾就毫無責任。這是香港特色的賊喊捉賊。這令我們驚覺,原來說香港人很環保,這個環保概念是假的,只有服務於政爭的時候才會談環保。只要你在政爭上「站對邊」,放火燒垃圾、放毒氣,都是環保;但如果你在政爭上「站錯邊」,哪怕放個屁他都會說你不環保。

此刻的香港,民主、自由、環保、人道等等一切的概念,在政爭面前都只能歪曲,只能雙重標準。

再例如面對黑衣人大量製造汽油彈,政府決定暫時停止玻璃樽回收,以免有人搜集這些玻璃樽做汽油彈。結果一些環保團體就出來說,政府這樣做會令玻璃樽棄置在堆填區,造成龐大負擔;又說會令一些依靠拾荒的人失去收入,云云。

這也可以?那麼請問這些環團,投擲汽油彈是否污染環境?黑衣人焚燒大量垃圾、紙皮,連本來屬於拾荒者的紙皮都被他們燒清光,豈不是令拾荒者更失去收入?環保的訴求,為什麼僅僅針對一部分人,而只要政爭上立場一致就可以為所欲為?你們究竟是環保團體還是政爭團體?

這一場修例風波,猶如一面照妖鏡,清楚顯示出在某些人眼中,什麼概念才是最核心、最真確的,而其他的一切,只是用來包裝和支撐這個核心概念。香港,窮得只剩下政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