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香港沒有底線的「政治中立」

2020-01-07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neu1.jpg

二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顏武周去年底宣布成立的「新公務員工會」,早前指責警方「限制香港人行使遊行、集會及結社自由」,遭特區政府發聲明反擊。聲明重申公務員必須恪守政治中立原則,不應肆意批評特區政府政策或個別部門執法行動,如有公務員違反《公務員守則》,會根據既定機制嚴肅處理。

這聲明看起來理所當然,但吳桐山卻認為有極大問題,問題就出在「政治中立」四個字身上。今日的香港,還有「政治中立」?什麼叫「政治中立」?

必須明確,回歸前的香港,政治中立是有底線的,那就是效忠英國的底線。回歸前所有公務員必須通過警方政治部的政治審查,而政治部實際上直接聽命於英國特務組織軍情五處(MI5)。當時的審查主要是「防共」,只要是與內地有關係的、有嫌疑的,根本不可能做公務員,甚至各大銀行的核心人員都要審查「防共」。這是底線,這不是政治中立,是在不中立的底線之上講中立。所謂政治中立,是針對政黨輪替而言的,因為英國有政黨輪替,你不能說喜歡保守黨,就反對工黨執政的政府。

但回歸後的香港,政治部沒有了,反對派就一直錯誤誘導大家,誤把底線當中立。本來回歸後,擁護中國政府就是底線,但現在的很多香港人,卻在底線問題上玩平衡,他們覺得香港要在「親中」和「反中」問題上玩平衡,中央干預多了,就要多一點反中央的力量來平衡,這才是「政治中立」。

搞「新公務員工會」的顏武周,正正就是當年搞「反國民教育」的核心成員,如果有政治審查,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加入中國政府領導下的特區政府,但偏偏特區政府卻請了他作為公務員的一員,特區政府豈不是誤把底線當中立,在效忠中國的問題上玩平衡?

這就是根本區別。英國人當年在香港講政治中立,是有底線的政治中立;而回歸後的香港,是沒有底線的政治中立,錯誤地把自己本來應該效忠的對象,用來玩平衡。反對派如此宣揚了20多年,甚至特區政府內部不少人都是這麼理解的。這就是問題的根源。

底線有沒有立起來?

有人說,當年英國人在回歸前拆除政治部,就是埋下地雷。我不這麼認為。回歸前的政治部是服務於英國人的,政治部成員都是有居英權的。這樣的政治部不拆,難道回歸後繼續審查「防共」?人家拆了,不就為你的立騰出了空間嗎?問題是人家拆了,你自己不立,那你能怨人家嗎?就像過去半年搞事的大部分都是年輕人,都是1997年回歸後才出生的,這些人從來到世上第一天,就在你的統治之下,你能反過來埋怨英國人把這些年輕人教壞了?

「一國兩制」只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不是「一個國家、兩種效忠」啊!因此香港理所當然是效忠中國政府。可問題是,這個「效忠」有抓手嗎?英國人要求香港效忠英國,他們是有抓手的,就如上文所述,政治部就是一個重要的抓手,是直接英國人來保障你的效忠的。借用電影《逃學威龍》裡面一句對白,周星馳問他的手下:「咁英女皇生日你放唔放假?」放假的嘛。英國人從制度上、文化上進入了香港,確保你的效忠。但回歸後呢,沒有任何抓手來確保香港對中國政府的效忠,香港就成了「孤魂」,現在某些人說:我們要建立自己的效忠。

一些人錯將底線玩平衡,是這些人的錯嗎?那首先要檢討,到底我們有沒有把這條底線立起來?立一條底線,不是嘴巴說說就是了,而是要有整套的制度,踩了底線有什麼機制?由哪個部門來負責?如何操作?文化上如何教化?如果底線沒有立起來,又談何守護底線、談何政治中立呢?這是中央政府在治港問題上需要反思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