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復:疫情帶給香港的士業轉機 港府可參考台灣經驗

2020-02-21
許復
資深媒體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21 at 15.30.23.jpeg

從過去一年的社會事件,到最近的疫情,都重創香港的士業界,相關業者都生意大跌,絞盡腦汁苦思如何提升服務救亡。這件事,並不是的士業者自己想求生就有解,政府也應該拉他們一把。

去年12月,香港的士業議會曾委託香港恒生大學全球供應鏈政策所,調查香港的士服務質素,隨機抽樣調查1202位乘客,綜合平均得分為3.72。雖然仍處良好水平,但不少乘客都表示對的士服務有不滿,包括的士站輪候時間長、路旁截的士難等。此時此刻,正是政府推動及協助的士業界善用創新科技變革的好時機。

香港的士站輪候時間長、路旁截的士難兩大問題,其實都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解決。例如台灣的士業界就有「呼叫小黃」應用,功能包括「機場接送」、「預約用車」、「即時叫車」等。此外,用戶除了可以把服務好的司機加入我的最愛,還可以使用App中不同服務項目,例如寵物友善、可刷卡等供乘客依照自己需要選擇。

長久以來,香港的士業界卻一直對這些應用程式頗為抗拒,特別是較年長的士司機,認為將導致司機間競爭加劇。而現在,政府應藉目前疫症危機,向的士業界宣傳使用這類應用程式的好處,以推動使用習慣的進展。

另一方面,香港政府也要確保的士司機的收入來源,才能讓他們有動力改善服務。Uber、GOGO VAN等應用下的職業司機服務水平普遍良好,皆因這些應用與司機拆帳方式較公道。有媒體亦曾報導,的士司機為向車主、車行繳交高昂車租,每天工作時間長達十多小時,扣除車租、油錢等開支,不少的士司機每月收入只有約萬餘元港幣。而的士司機工作壓力大,自然容易有「揀客」、「胡亂切線」等偏差行為出現,為的是盡量多接單。

此外,香港政府應檢討目前的士牌價制度,如果的士業者的收入改善,勢必有助吸引更多人入行並且提升服務品質。目前香港政府已草擬引入600輛「專營的士」的計劃,更應加快上馬。當局可於招標引入改善服務條款,包括建議營辦商必須提供召喚服務的手機應用程式、車廂要有無線上網、接受電子貨幣付款等,有助為的士邁向智能化舖路。

最後,香港政府要好好發展創科,亦要透過宣傳及政策配套,做好宣傳,並提供誘因鼓勵創新。香港Uber去年與的士合作推出了 Flash 服務,為乘客配對就近的士,服務推出 9 個月已錄得超過 240 萬次行程,合作的的士司機收入平均增加超過 20%。

總的來說,香港政府需要透過政策加強推動的士產業發展。目前疫症下,的士業界為逆境求存較易接受新事物,政府應化危機為轉機,推動香港的士服務更上一層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有關電動車,政府的完美政策就是:公共交通,技術上做不到;私家車,不鼓勵你買,最好坐公共交通。結果就是政府甚麼也不用幹,大家一路坐燃油車,捱貴油到2047。

    高達  202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