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金錢與女性測試美國大選底線

2020-03-08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543.jpg

「超級星期二」果然名不虛傳,對美國政壇的超級殺傷力不可小覷。一周前民主黨還是群雄逐鹿,轉眼間選舉舞台變成了二人轉。究竟是拜登(1942年)還是桑德斯(1941年)出來挑戰特朗普(1946年)尚不確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2020年兩黨總統候選人加起來肯定超過了150歲,這把年紀還要承擔世界上最繁重的體力活和最複雜的智力活,沒有強大的心臟和政治追求是很難想像的。 

3月6日,沃倫作為最後一名女性參選人終於撐不下去了。她發表了退選感言,感嘆美國社會還沒有做好接受女性出任總統的準備。去年10月,沃倫一度氣場不錯,有人甚至預測,沃倫有可能成為「希拉里第二」。為了塑造自己是多民族熔爐和多元文化的象徵,她還對自己的印第安人血統作了DNA 檢測,結果弄巧成拙。特朗普諷刺道,自己的印第安人血統比她多。而美國原住民也嘲笑沃倫的印第安血統相隔不止十代。最讓民主黨溫和派擔心的是,沃倫的政治光譜與桑德斯過於靠近,都屬於進步主義者。在幾次民主黨的辯論賽中,沃倫的表現過於咄咄逼人,漸漸遭到中間選民的疏遠。尤其是在辯論台上與桑德斯互掐,指責桑德斯有關「女流之輩當不了美國總統」的言論,但桑德斯不承認曾對沃倫出此歧視狂言。在大庭廣眾之下,沃倫拒絕了桑德斯伸過來的和解之手,上演了特朗普與佩洛西之間的相似一幕。

放眼世界政壇,女性成為首腦的地區尤以南亞和北歐為甚。希拉里本來是最有希望衝擊美國權力的巔峰, 但2012年與奧巴馬爭奪黨內提名權而遭到逆襲。在黑人與女人之間,美國選民選擇了前者。2016年大選希拉里捲土重來,最後與民主社會主義者桑德斯一決雌雄。在女人和「社會主義者」之間,美國人這一次選擇了女性。但希拉里功敗垂成,雖然普選票比特朗普多了289萬張,但美國實行的是選舉人制度,結果她敗給了連共和黨自己都不看好的特朗普。這位政治素人硬生生地把競選總統的笑話變成了神話。

桑德斯在內華達州的勝利讓民主黨大佬嚇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再不聯手阻止桑德斯,恐怕一切都來不及了。在「超級星期二」到來的前夜,38歲的布蒂吉格與前總統卡特吃了一頓早餐,隨後宣布退選。參議員克洛布徹也迅速跟進,兩人隨即站到了拜登一邊。民主黨一些大佬包括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等人紛紛發表聲明,希望溫和、優雅的拜登能領導民主黨挑戰特朗普。在建制派與反建制派的問題上,民主黨大佬選擇了前者,他們對激進派桑德斯進行的聯合絞殺,在「超級星期二」取得了初步成效。桑德斯這次又鬱悶了,弄不好又要重蹈上屆初選同樣的命運。儘管在桑德斯的要求之下,民主黨的遴選機製作了一些改革,如今年7月在威斯康辛召開的全國代表大會,由民主黨高官、國會議員以及資深人士組成的771名「超級代表」不允許在第一輪投票。但問題是,照現在這種打法,桑德斯與拜登很可能都拿不到1991張代表票,這意味着最後的命運還是要由771位超級代表參與投票。

桑德斯作為反建制派的代表,2015年才從獨立人士轉為民主黨身份,又有幾位大佬會認為他能代表主流、「根紅苗正」,並願意投他一票呢?桑德斯不僅在黨內,甚至在美國社會,已經被徹底妖魔化了,雖然年近79歲,卻有着一顆年輕的心,一直以「革命者」的形象出現 。他的「大學免費,醫療免費、為低收入者提供住房」以及向富人開徵高額稅賦、大力保護環境等政策理念,在美國大部分人看來過於激進,尤其是為那些不勞而獲的人進行政策兜底,實在與主張「個人奮鬥」的美國主流價值觀形成較大差異。桑德斯的上台意味着要革富人的命,嚇得華爾街「魂飛魄散」。拜登在「超級星期二」大贏之後,華爾街一片歡呼,道指聞聲大漲近5%,可以視作華爾街對桑德斯的一次提前投票。在資本家看來,無論是拜登上台還是特朗普繼續執政,對華爾街都相對友好,股市的漲跌少了不確定因素。但極富戰鬥性的桑德斯並沒有服輸,相反他認為自己現在與拜登「齊頭並進」。一些分析人士擔心,如果民主黨大佬吃相過於難看,不排除桑德斯揭竿而起,乾脆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只要他還在大選的舞台上,年輕人就會走出來投他一票,否則就會重複2016年的故事。當年由於大批年輕人對希拉里失望至極,乾脆窩在家中,放棄了在兩個爛蘋果中進行選擇。

民主黨的孱弱讓布隆伯格看不下去了,於是臨時決定挑戰一把。人們常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但這一次「金錢萬能論」並不靈驗。布隆伯格雖然砸進去5億美元,但在美國本土居然沒有鬧出一點動靜,唯一聽到響聲的,倒是在美國海外領地薩摩亞贏得了可以忽略不計的小勝,世界排名第9位的大富翁就這樣被民主黨選民着實羞辱了一把。

在美國社會裡,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大選就是燒錢的機器。沒有金錢,選戰寸步難行。布蒂吉格不就是因為打光了子彈而早早退選!當然,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布是一位同性戀者。正像一位女選民在得知他是一個同性戀者後、向選委會要求更改自己的投票意向一樣,大多數美國人還是無法接受兩個男人在台上公開接吻的場景。

在民主黨內,一邊是拜登接受了60個富翁的資助;一邊是桑德斯拒絕任何有錢者的支持,不接受20美元以上的捐款,完全是靠着下層民眾一分一分攢來的血汗錢苦撐局面。沃倫直斥美國大資本家靠資助來買通候選人,以便將來共同分贓,這是美國最大的腐敗,必須對此進行改革。雖然桑德斯說健康沒有問題,但去年做了心臟手術,讓他不得不暫停一段競選活動。身體很實誠,它在告訴美國人真相。

拜登成了民主黨內最安全的選擇,但未必是最有勝算的選擇。在兩者取其之一的情況下,民主黨不想輸得精光。用布蒂吉格的話來說,讓桑德斯挑戰特朗普將會「燒毀民主黨」(一語雙關, 用BURNING的諧音暗指BERNIE),而讓布隆伯格領銜等於是「用金錢收買民主黨」。用金錢收買總統,最赤裸裸的一次莫過於1896年的美國大選。洛克菲勒、摩根等大財團為了防止自己受到《謝爾曼反托拉斯法》的制裁,於是冤家們坐到了一起,商量着以金錢買下總統,以阻止充滿民粹思想的布勞恩當選,結果如願以償,麥金萊順利當選。1900年大資本家們如法炮製,最終工人階級的一分子掏出了一把手槍,結束了麥金萊的性命,繼位的副總統羅斯福陰差陽錯,改寫了一段美國歷史,開啟了「美國進步主義」的新時代。從此,金錢政治深藏在白手套內,外表看起來光鮮了許多。

特朗普早就給拜登取了一個綽號,叫「瞌睡蟲」。78歲的拜登,精力已大打折扣,愛打瞌睡,說話經常跑題,體力和精力與特朗普差了一個檔次,其老年特徵已非常明顯。有人甚至預測,如果拜登果真領銜民主黨挑戰特朗普,意味着這場大選可能提前結束。

金錢、女性、同性戀者和民主社會主義者,這屆大選中的諸多元素紛紛呈現在選民面前。美國人用自己的方式作了初步選擇。號稱世界上最民主的國家,其實背後有着太多的潛規則,或多或少讓世界看到了美國選舉政治的底褲。

 

文章原刊於《公評世界》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