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煒光:從圓明園看香港的國民教育

2020-10-19
馮煒光
前新聞統籌專員、公關顧問
 
AAA

322323.jpg

今年10月18日是「萬園之園」的圓明園被英法聯軍焚毁160年。 1860年的10月18日在英國人額爾金(港譯作伊利近)爵士的批准下,為數約25,000人的英法聯軍瘋狂劫掠了這萬園之園,並以焚燒來銷毀罪證。美其名曰「要給清朝一個教訓」。直到今天香港回歸23年了,港島上環仍然有條伊利近街來紀念這觸犯反人類罪行,一手摧毁寶貴文化遺產的蟊賊——伊利近。香港由特區政府高官到平民百姓對今年10月18日毫無反應, 只當作是一個平常的周日,這便可以看出國民身份認同在香港尤其在管治精英中,是何其淡薄,對國恥是如何無動於衷。中央電視台有一套短片,是以電腦模擬圓明園當年盛況,評論說,「她愈美麗,我們愈心痛」,確是的論。 評論亦附上對當年慘劇的描述:

「連續兩天,濃煙形成的黑雲一直漂浮在昔日繁華富麗之鄉的上空,西北方向吹來的清風,將這濃密的黑雲刮向北京城,濃煙帶來了大量熾熱的餘燼,一浪接一浪地湧來,無聲地落在大街小巷,日光被黑煙和濃雲遮蔽,彷彿一場持久的日蝕一般。暗紅的火光映照在往來忙碌的士兵臉上,使得他們活像一群魔鬼,在為舉世無雙珍寶的毀滅而歡呼雀躍。」

這些描述和電腦模擬片段是很好的國民身份認同的教材,比什麼用「香港民族黨」來講「言論自由」有用得多。當然,香港是沒有教師會這樣預備教案的。教育局亦不會要求通識科和歷史科老師重視「圓明園罹難160年」這日子。因為,香港教師在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的影響下,相當一部分人是偏黃的,排斥國家,對「國恥」抱幸災樂禍之心。而教育局對此也聽之任之,甚至有庇護偏袒之嫌。

香港教育可謂千頭萬緒,百毒叢生,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便說:「我們有超過100名學校教師在反修例風波中被捕,部分已經被提堂,被控暴動、襲警、非法禁錮、縱火等罪,而且已經有人被定罪和判入獄的。」可以謂觸目驚心,而教育局遲至今年7月才有一宗正式「釘牌」事件,而至今仍堅拒公開所有被投訴的教師名單,令家長尤其警察家長無法保護其孩子。

為了拯救我們的孩子,特區政府必須下大決心整治,為教育界刮骨療毒。由通過國恥讓我們的下一代明白國家在過去200年的艱難探索、到驅逐「播獨煽暴」的黃老師出教育隊伍、到全面封殺教協,以免它繼續成為「播獨煽暴」老師的保護傘、以至整頓各大學的「港獨」思潮和文宣,這一切一切都需要決心。然而我們份屬政務主任(Administrative Officer, AO)出身的教育局局長,卻連披露被投訴老師的名單和詳情都不肯,又何來上述大整頓的決心?難道要等到中央下決心換局長及出台相應措施,香港教育局的袞袞諸公才願意積極有為?這種尸位素餐的情況,難道便是一眾自詡天子門生,高人一等的政務主任的管治質素?缺乏決心和勇氣,又有何顏面去當香港特區的高官?

 

文章原刊於《橙新聞》。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教育局既然終止了與教協的工作關係,教協未來就要面臨抉擇,是繼續維持其政治路線,走向邊緣化?還是積極與政治路線、鼓吹政治的成員劃清界線,重建專業團體定位,與教育局修復關係?

    朱兆麟  202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