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書健:美國政府帶頭換車的意義

2021-01-28
 
AAA

816908ae3b8e671b57244a05cbed6684.jpg

美國拜登上場一週,首先簽署的行政命令,不少都和能源政策有關,反映了脫碳的確是這屆美國政府的優先政策。其中停建大型油管影響最快,將會即時影響了油公司在美國南部的部署。但是拜登政府更進一步,宣佈將會更換為數65萬輛的政府用車,改為電動車。

在2018年,美國全國有2.73億輛已注冊車輛,因此65萬輛的政府用車只是全國車輛的約0.24%,表面上未足以影響大局。但是汽車壽命很長,每年出售的車輛不多。2016年美國就賣出了630萬輛汽車,65萬輛就是一成。就算分開四年採購,亦已經是每年2.5%的新增需求。

shutterstock_1850904556.jpg

現時美國好幾家車廠都推出電動車,2021年會出現巿場上有超過40個電動車款的戰國時代。再加入政府採購,也許美國政府完成本次任期的2024年,電動車真的會佔巿場兩三成的份額。

另外,電動車在歐洲的2020年巿場佔比已經超過15%,未來亦會繼續增長。像本週歐洲議會就通過撥款,支持在歐洲生產電動車的電池,希望自己掌握這個關鍵技術。再加上亞洲的發展,也許將來回看,2019年可能同時是石油和煤的需求顛峰。

現代化石能源主要有三種:煤、天然氣、以及石油。煤的最大用家是火力發電廠,但太陽能發電成本下跌了八成,已經形成了趨勢,所以就算特朗普時代環保政策被忽視,煤電亦開始失去競爭優勢,在部份地區慘被撇帳。之前在本欄也有討論。

至於天然氣,一方面因為頁岩氣的出現,所以成本較低。另一方面,天然氣可以提供尖峰電力,除非電池科技有突破,否則暫時新能源還是難以取代天然氣。而且天然氣發電的污染量較低,環保人士中的溫和派也將天然氣列為次要敵人。因此,直至太陽能或風能配上電池庫能進一步降價,天然氣仍會有所發展。

石油的主要用途則是交通運輸。航空、海運、乃至各種陸上重型汽車的科技尚未成熟,但是一般城巿用車的電動化都有了十年歷史。當年火車電動化在技術成熟後,亦沒有太大爭議。也許美國聯邦政府帶頭換車,也向巿場釋放了「技術已經成熟」的訊息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