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現行選舉制度問題在哪?為何改革、如何改革?

2021-03-01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3-01 at 10.08.44.jpeg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有關「愛國者治港」的講話中提到:「要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最關鍵和急迫的是完善相關制度,特別是完善選舉制度,確保香港管治權掌握在愛國者手中。」夏寶龍用了「最關鍵」和「急迫」兩個語氣很重的詞來表達改革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迫切性和重要性,既是關鍵急迫,即是時不我待,愈早完成愈好,顯然香港選舉制度很快就會有大動作、大手術。

中央將焦點放在香港選舉制度上,原因是經過24年的經驗教訓,現行的選舉制度不但無助於落實「愛國者治港」,無助於「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無助於香港的繁榮穩定,更成為了「一國兩制」實行的「不穩定因素」。現行選舉制度選出了一班破壞「一國兩制」,公然攬炒癱瘓香港的議員;有人更視選舉為「奪權」、排斥中央權力的工具,選舉變成了反中亂港者侵奪權力的武器。這樣的選舉明顯與「愛國者治港」,與「一國兩制」的初心背道而馳。

有人說選舉要落實「愛國者治港」,等於是要排斥反對派,只能選出建制派人士,所以是假選舉云云。「一國兩制」、「愛國者治港」從來沒有排斥過反對派,回歸後反對派同樣可以通過選舉進入議會參政議政,但近年情況卻出現變化,反對派不再視選舉為參政議政的渠道,而是將選舉變成對抗中央及特區政府,奪取香港管治權的手段,這樣的「異變」是近年香港政治風波不斷的主因,而現行制度卻未能有效、有力地將非愛國者、反中亂港者拒諸選舉門外,選舉主任對參選人的審核參差不齊、標準不一,19年的區選更對「港獨」、「黑暴」中門大開。

在選舉制度上,區議會選舉的單議席單票,放大了選票的槓桿效應,些微的票數差距都足以引發議席的大地震。至於立法會地區直選的比例代表制,容易衍生出激進政客,也令香港政治光譜過份碎片化,不利政局穩定。再加上宣誓機制似有若無,議員的行為並沒有受到足夠規管,這一連串的問題都揭示香港選舉制度,由把關到選舉到宣誓都存在問題,結果導致愈來愈多以反中為職志的政客紛紛通過選舉進入建制反建制。在2019年的修例風波中,這些政客更紛紛上演到外國「哭秦庭」求制裁的鬧劇,及後更演變成癱瘓政府,有組織地否決預算案及政府政策,以落實戴耀廷的所謂「真攬炒十步」。而這一連串的亂港行動都是因應選舉而來,這正說明香港選舉制度已經成為反中亂港者上下其手的制度漏洞。

實事求是的說,回歸24年香港的選舉總體上是不斷發展,不斷增加民主成份,但結果是令到香港政局更加穩定,還是令到政局更加動盪?是提升了議會的質素,讓議會發揮監察施政、推動施政的作用,還是變成馬戲團,鬥獸場?在選舉不斷發展的同時,是「一國兩制」更加行穩致遠,還是荆棘满途?選舉是有利行政主導、有利香港繁榮穩定,還是成為香港發展的絆腳石?選舉目的是選賢與能,達致善治,讓社會繁榮穩定,如果選舉不能達到以上目的,就必須作出改革,這正是夏寶龍指出完善選舉制度「最關鍵」和「急迫」的原因。

選舉制度如何改革?主要分三方面:一是把關功能,要令審批制度更加制度化、更加權威及具有法律效力,不能再將生殺大權交予選舉主任,特區最高層必須承擔把關責任,在第一關就將不符合愛國者要求的參選人拒諸門外。二是改革選舉制度。不論是區選的單議席單票制以至立法會的比例代表制都存在漏洞,而且選區過大及過細其實都不利於議員發揮作用,在區選及立選採用較為均衡穩定的「雙議席單票制」,無疑是一個可行的做法。三是宣誓後的監察工作,同樣應交由一個高規格的委員會處理,以審視議員當選後有否違背誓言,如有即可取消其議席。

通過完善這選舉制度三關,從而讓選舉可以回歸初心,也讓香港擺脫選舉政治的泥濘,集中精力於經濟民生,這既是中央的期望,也是社會各界的期盼。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