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基層受到應有的重視 改制將贏得市民支持

2021-04-01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01 at 13.05.07 (1).jpeg

人大常委會日前全票通過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改,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其中的核心是對選舉委員會的重構和賦權。從附件一新修訂的選委會各界別劃分和名額分析,基層利益在改制中受到應有的重視,讓選委會呈現兼顧社會各階層,更能代表香港整體利益的特色。

選舉委員會的重構,除了新增第五界別之外,較大的變動在第三界別和第四界別。第三界別除了原有的漁農界、勞工界和宗教界各佔60席之外,新增基層社團60席和同鄉社團60席。第四界別則保留了立法會議員分組,席位跟隨立法會的增加而增至90席,鄉議局有27席,取消了原有的港九及新界區議會代表的席位,增加港九及新界分區委員會及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地區防火委員會委員的代表,合共156席,新增了內地團體的代表27席。

這些改變最大的特點是增加了基層代表在選委會中的比重,改變了過往選委會偏重於工商、專業界的情況。漁農界佔有60席,過去一直受到質疑,認為香港經濟和社會已經轉型,漁農業界在香港經濟中所佔比例極低,與漁農界在選委會所佔的席位數不相稱。但是,須留意的是,如果將漁農界和鄉議局視為整體鄉村地區利益的代表的話,鄉議局代表的鄉郊地區鄉坤的利益,而漁農界則代表的是基層漁民和農民的利益,保留這兩個界別分組各自所佔有的席位,是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的。

過去的選委會中,最能代表基層的是勞工界,但仍有不足,一是勞工界在選委會所佔的比重過低,基層的聲音和利益仍未能充分表達;二來勞工界更傾向於勞工權益的維護,也未能廣泛地代表基層社會的整體利益。改組後的選委會中,新增加的基層社團和同鄉社團合共120席,以及來自地區的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和防火委員會的代表合共156席,可以大幅度地補充基層代表不足的問題。

與勞工界相比較,基層社團組織能夠代表處於社會底層的各種弱勢社群的聲音,包括長者、婦女、少數族裔、貧困者等,增加了基層社團組織的代表,更能反映出香港社會的整體情況。

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除了新界土生土長的原居民之外,絕大多數市民都是不同時期,由內地或其他地區移居香港的移民。自香港開埠以來,大大小小的同鄉會伴隨着香港的成長,對香港的經濟、社會和民生發生都起了不可缺少的作用。直到今日,同鄉會仍然是團結香港社會,凝聚民心的重要力量,對社會發展仍然有重要的作用。隨着時代的發展,同鄉會也已經成為覆蓋香港社會各階層,能吸納不同社群精英的社會組織,將其吸納入選委會有正面作用。

這次改制中,引起較多爭論的是取消了區議會代表,改為地區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和防火委員會。一些意見認為,區議會議員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更能代表基層民意,相反,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和防火委員會則由政府地區民政總署委任,代表性不足。這個問題不能只從理論上去分析,更加要接合香港社會的實際情況。香港社會的現實就是區議會的選舉已經被嚴重扭曲,用作顛覆政府的政治工具,2019年區選的結果已經證明,選舉產生的區議員,只是一種政治工具,並不真正了解社區民意,也無心服務社區,繼續由他們擔任選委會的職位,會有較大的問題。相反,分區委員會、滅罪委員會和防火委員會的代表,則是政府從各社區中物色具有民意基礎,熟悉社區民情,能代表地區利益的代表。由此分析,這次附件一的改變顯得更為合理。

人大常委會通過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訂後,香港社會並沒有出現強烈的反應,這表明社會和市民仍需時間去觀察改制後的效果。筆者認為,這次改制以重構和重新賦權選委會為核心,實質是根本改變香港管治架構的組成,將過去過多偏重工商、專業的中上層的管治,轉變為兼顧社會各個階層,更能代表香港整體利益,經過這次改制,能夠真正建立起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的特區管治架構。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新的選舉制度會用事實的績效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