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 走了舊泛民也有新泛民

2021-04-12
 
AAA

a1.jpg

雖然中央多次表示完善選舉制度不是要搞「清一色」,泛民只要符合「愛國者」要求,依然可以參選當選,在「一國兩制」下依然有發展空間。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一些泛民人士繼續擺出一副對抗的姿態,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近日就指新選舉制度下向建制獲取提名是「屈辱」,「修改選制令民主派參選變得無尊嚴」,要求民主黨不要再參選。民主黨羅健熙則表示,民主黨決定未來參選與否,對民主黨或反對派未來發展均有很大影響,黨內同意花更多時間討論清楚,目前並不急於決定,最遲將於9月選委會選舉後決定。

為什麼民主黨要在9月才決定?或者是希望先看看9月選委會選舉的結果,又或是以拖待變,再看當時的形勢決定,根據之前民主黨總辭的操作,如果是有心總辭,很快就可以作出決定,就如政府DQ4名泛民立法會議員時,民主黨隨即參與泛民總辭並沒有再觀察多幾個月。相反,在更早前人大決定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時,民主黨同樣面對「被辭職」的壓力,卻是一拖再拖之下,最終以民調作為留任的依據。

所以,民主黨現時拒絕表態,其實是為自己留了一條後路。但同時以民主黨一貫「隨風擺柳」作風,在元老及「同路人」不斷施壓下,要繼續參選也不容易。始終,這幾年民主黨把話說得很盡、把事做得很盡,現在要重回「愛國者」行列,就算中央放行,他們也未必放得下面子,未必可以驅除自身的「心魔」。期望民主黨等傳統泛民政黨改弦易轍,現在看來機會並不大。

中央完善選舉制度,並沒有關上泛民參選的大門,但當然這是有前提,就是參選人必須符合「愛國者」的要求,並且取得足夠的提名票,民主黨如果認為做「愛國者」,主動向選委爭取提名就是「屈辱」、「跪低」,當然沒有理由再參選。但不要忘記,「愛國者治港」的要求同樣適用於區議會,未來區議會選舉恐怕不是宣過誓就可以,參選人同樣需要符合「愛國者」要求,這樣按照同一把尺,民主黨也不應再參加區議會選舉,要全面撤出議會,民主黨羅健熙是否已經有這樣的覺悟?

這是民主黨的選擇,對中央而言,既然下定決心對香港選舉制度動「微創手術」,就不會作出任何讓步及妥協,泛民依法參選自然歡迎,全面撤出議會,將青春奉獻街頭,重回壓力團體也不是什麼大不了,太陽依舊升起,「一國兩制」依然繼續運轉。

而且,泛民不要以為民主只此一家。「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沒有張屠夫的壟斷,沒有一戶獨大,民眾反而不用再吃張屠夫的劣質「混毛肉」,反而在有競爭之下,民眾會有更多更好的選擇。就如傳統泛民政黨不選了,泛民的支持者依然存在,舊泛民走了,新的泛民、新的中間力量也會出來取而代之。當中有一些是由舊泛民轉化而為,也會有一些新的力量,這些人同樣是泛民,他們與舊泛民唯一的不同,是會遵守「愛國者」的底線,符合「愛國者」的要求,但這些人本質上同樣是泛民。

將來選舉時,這些新泛民也會以泛民代表的身份與建制派候選人競逐,同樣比拚政綱、比拚個人能力,選舉依然會十分激烈。這樣,泛民的支持者是會支持新泛民人士,還是會杯葛選舉,一票不投,寧願將議席都拱手讓予建制派呢?恐怕最終不少泛民支持者也會出來投票,選出最能代表他們呼聲、反映他們訴求的新泛民人士。這樣,新泛民將會逐步取代舊泛民,在議會上繼續發揮自身的角色。

至於因為「心魔」或所謂「屈辱」而不參選的舊泛民,還可以繼續壟斷「泛民」的光環嗎?他們唯一的結局就是在香港政壇被邊緣化、泡沫化,沒有資源、沒有影響力、沒有話語權,而他們的支持基礎也會逐步轉移到新泛民身上,屆時這些泛民還剩下什麼?香港不會因為他們的棄選而有任何的影響,這是名副其實的政治自殺,傷不了對手反而將自身消磨殆盡,這樣的自殺式做法相信只有香港的泛民才會想得出來,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藉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廢票,存在破壞選舉,妨害選民作出個人選擇,對個人權益,對社會和國家都有傷害,因此將其確定為違法犯罪行為並無不可。

    文武  202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