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只悼念六四,還會有多少港人參加?

2021-05-20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20 at 09.48.47.jpeg

坊間開始有人討論,到底每年在維園舉行的「六四集會」,還能否如期舉行?現時環球「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嚴峻,香港尚未「清零」,「限聚令」之下,本年度的「六四集會」未必會成事。但疫情過後,香港人又能否繼續舉行「六四集會」呢?

如果集會只單純悼念「六四」的死難者,港府理應不會禁止,問題在一直消費「六四」的支聯會、民陣及蘋果日報等等,多年來藉「六四晚會」宣揚的訊息,實有「仇中」、「反共」及「港獨」之嫌。在未來的日子裡,這些組織或相關人士,到底會否被控?由這組織搞的「六四晚會」,是否會一如以往的帶有強烈的「反共」意識?這才是問題的重心所在。總的來說,有幾點值得留意:

由支聯會或民陣等組織來舉辦「六四」集會,能否再獲批准呢?以過往32年的經驗來說,這些組織的理念、所舉辦的活動及活中期間所喊的口號,都有可能犯法。警方除了以「限聚令」來否決它們的申請以外,在疫情過後會否禁止它們的相關活動呢?

如果這些組織還沒有被取締,在疫情後再舉辦「六四」集會又再被批准,萬一有人在集會期間喊出涉嫌干犯「港獨」的口號,他本人肯定有機會被捕,但其他和應的群眾呢?捐款給這些組織的小市民,又會否受到牽連?

此外,關於「六四」事件,內地政府早已公開所有資訊。但多年來,有人為了消費「六四」而拒絕承認官方說法,不斷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質疑,還公開要求官方「交代真相」。重點是,這些人不斷以「假新聞」來謾罵政府,習非成是,多年來活在謊言之上。這些「假新聞」都是建基於當時的謠言之上,即使是西方傳媒如今也鮮有人提及;當年的所謂「人證」,反口的反口,沉默的沉默,甚至乎有人已開開心心做她的「美國人」。某些港人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不斷偏頗的報道「六四」,又會否有問題呢?

筆者相信,只要「悼念六四」的集會不牽涉「仇中」、「反共」和「港獨」等元素,不以「假新聞」為依歸,總會可以繼續下去。

問題反而是,無法藉消費「六四」來籌款,完全無法宣揚「仇中」、「反共」和「港獨」的集會,還會有人舉辦嗎?另一方面,如果集會裡只能安安靜靜的「悼念六四」,為死難者默哀,而無法大喊「仇中」、「反共」和「港獨」等口號,又會有多少香港人有興趣參加呢?

不諱言,很多港人不過是被煽惑仇恨,藉集會來發泄一下心裡不平衡的情緒罷了。多年以來,有多少港人是真心為「六四」的死者傷心難過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的名稱自公司登記冊中剔除後,其組織即告解散,但是支聯會的每名董事(或常委)的法律責任,仍然持續並可強制執行,猶如該公司未曾解散一樣。

    陳凱文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