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隆:完善制度與良政善治之間 還有三個挑戰

2021-05-28
吳志隆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28 at 10.51.31.jpeg

《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27日在立法會通過,代表香港的選舉制度、政治格局將會有截然不同的新一章。但完善選舉制度並不是一個終結,相反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推動香港前往「良政善治」的遠景道路上,挑戰這才出現……

完善只是開始  善治才是終點

自相關草案進入立法會,就成為全城媒體焦點,若諸君只看一個媒體,你或者歡喜或者憂。但若如筆者般習慣瀏覽不同平台,你卻會感受到讓我歡喜讓我憂的情緒波動。這說明,過去誘發香港社會暴亂的根本原因,並未因為選舉制度「被完善」而迎刃而解,社會對這個「完善」仍抱持觀望態度,當中有人抱有希望,也有人憂心忡忡,甚至有人死心已經移民離去。從公共管理角度來看,讓社會情緒處在高度緊繃,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要解決這個挑戰,首先我們要客觀理性面對這種聲音的並存,過往特區政府安排多場政策宣示會,算是做了宣傳教育的工作,社會特別是年輕人準確認識這次政治改革的前因後果與內容;但更重要的是聆聽,將民意轉化在具體的政策執行當中。也要注意批判歪理正說,不讓公眾誤解完善選舉制度的動機與內容。

香港要追求良政善治,要跨越的挑戰遠不止於處理社會情緒。

雖然新選舉制度可有效將激進的政治人物排除在選舉之外,不讓那些外國勢力代言人進入議會,拖慢政府施政步伐。但「淨化後」的議會能否配合政府解決問題,市民明顯仍是心存問號。心中的問號支持了社會情緒,情緒下是市民對眾多具體的公共管理問題的不滿,涉及資源、權力的分配與共享等等,比如居住、經濟、教育等等,還有治港人才、社會意識形態、傳媒亂象等等,多種勢力在這些議題上互相撕扯、角力,直如一團打了死結的麻繩。

社會、人才、政策

中聯辦在論及此事時點出「法律的生命力在於執行」,筆者以為這句話涵義甚深。要具體解決上述種種問題,需要有人也需要有政策。因此,人才何處來,確實是無法迴避的第二個關鍵問題;政策何處來,是不可輕視的第三個問題。

「乾坤大挪移」也需要張無忌這種人才來發揮威力,若無足夠的、稱職的政務人才,法律也不過幾行文字,制度也不過一紙文書。但誰是真正的有心有力的愛國者,誰是心懷不軌的權謀家,我們沒有多啦A夢的法寶,也沒有一套「政治面貌鑑別」的電腦系統,但可以透過逐步完善人才拔擢制度,讓真正的人才願為香港的一國兩制事業效力。

民間智庫是筆者近年不時倡議的方向,也是讓社會達到良政善治的三個關鍵問題之一。完善選舉制度的其中一個要旨就是拓寬政治光譜的理性參政空間,除了議會、公務員團隊,政策研究團隊也是不能忽視,三大範疇互相輔助,人才互通,讓前沿學術與具體工作經驗相結合,這才可充分運用社會的智慧,在「愛國者治港」原則下逐步實現良政善治的目標。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新選制之下,香港如果能夠借選委會選舉之機,逐步確立一套恆常地制度,讓選委、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官員,及至特首,都能恆常地與普通市民面對面地談心,讓管治班子與市民大眾打成一片,真實地反映民意,又何愁不能建立良好的管治?

    文武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