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中共何時在香港公開化?

2021-06-07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233223.jpg

在香港,有一個組織,港人平時既看不到也摸不着,但又無時無刻不受到它的影響。這個組織叫什麼名字?答案是中國共產黨。

中國政府收回香港已經24年,可有趣的是,執政的中共在香港的黨組織至今仍然繼續以「地下黨」方式運作,保持着高度的神秘感。

今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踏入5月,正當中國大陸各地政府的慶祝活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香港民間團體也開始了一連串的相關活動。不少港人心裡都不由地冒出了一個疑問:中共在香港何時才會由「地下」浮出水面,光明正大地公開舉行黨慶活動?

資料顯示,中共於1921年7月1日在上海建黨後,同年8月就派人來到香港,並發展香港第一個地下黨員蘇兆征。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共便在香港留下不少活動的足跡,發展成為組織機構齊全的香港黨委。

香港民主派人士陸恭蕙早年撰寫的《地下陣缐》一書,曾引述大學教授估計香港在1997年應該有2萬3000到2萬8000名中共黨員。

面對這支龐大的隊伍,中共一度考慮過九七後將其公開化。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許家屯在《九十年代》1997年5月號中曾經透露,「收回主權後,由於共產黨在大陸不僅是公開的,而且是執政黨,那麼共產黨在中國主權之下的香港,若還是地下的、非法的,這怎麼說得過去?當時我考慮的辦法,不外是撤銷,或者變形,或者公開。」

但此事最終不了了之。中共對香港黨員一直視為高度秘密,不但公開不談,連建制派人士也都避談自己是不是黨員。如前任特首梁振英數年前宣布參選特首時,曾經強烈地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面對同一問題時就比較坦白,說他不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已間接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員。

中共決定在香港繼續「地下化」,原因眾說紛紜,其中一個說法是香港並無政黨法。原來,香港社會政黨林立,但各大「政黨」都是根據《公司條例》或《社團條例》登記,在法律上的地位只是「公司」或「社團」。中共不能以「政黨」身份在港註冊,這一事實在客觀上決定了中共不能在香港公開活動。

但也有人提出,中共在港「隱形」和中共對回歸後香港的定位有關。香港在新中國發展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以來都是為中國提供對外貿易或者金融的中轉工作。縱使九七回歸,中共仍然認為香港的情況複雜,黨員不公開身份更加方便工作。

然而,中共煞費苦心,不想在香港公開化的最大原因,恐怕還是和「一國兩制」有關。此因北京當局一直對外聲稱「港人治港」,若公開承認在港有數以萬計黨員,連特首也是地下黨的話,無疑是自打咀巴,予人「中共治港」的觀感,違背了向國際社會作出的承諾。

事實上,許多親身經歷過文革、八九政治風波的港人,極不信任共產黨。若共產黨在香港公開化,對港人來說會帶來極大的心理震蕩,引發很大的社會爭議。

一個例子是:香港嶺南大學學生會2011年換屆競選時,其中一名候選內閣的主席被成員發現是中共黨員後,閣員震驚,立即申請解散候選內閣。

無獨有偶,香港城市大學在同年的三個候選內閣中,其中一個也有四名大陸學生幹事承認曾經加入共青團,結果惹來城大學生在校內遊行,抗議中共滲透學生會及入侵香港學界。

不過,自從前年反修例風波後,北京強調「愛國者治港」,越來越多聲音支持中共在港公開露面或活動。一群有大陸背景的「海歸」商界人士去年成立新政黨「紫荊黨」,其橫空面世就引起諸多揣測,被視為是中共「地下黨員」開始浮出水面,意圖直接改變香港政治版圖。

事實上,近年中國大國崛起,對外的自信底氣更足,不管紫荊黨是否為「地下黨員」,中共在香港公開化恐怕只是時間問題。畢竟中共在香港不透明,反而引起港人更多猜測,不利中共的公眾形象。用香港一些地下黨員的「晦氣話」說:在大陸還可以公開身份,在香港為何還要像黑社會一般,不能公開身份和活動?

當然,假若中共決定在香港公開化,估計開始只會以公開少數黨員的形式出現,慢慢提高對外透明度,並爭取港人的支持。當港人逐漸習慣中共的存在,中共才會完全公開化,屆時香港的政治生態也將迎來重大的轉變。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