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12.19」之後,香港政壇再無「泛民」

2021-12-16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47.jpg

「泛民」這個概念,其實很難定義,尤其是2019年的「黑暴」,原來堅持「和理非」的不但不敢「割席」而且或暗中鼓勵或作為側翼,誰知「頭面人物」越陷越深,以至深入「囹圄」。於是,一個新概念誕生:非建制。

「12.19」之後,香港政壇再無「泛民」。筆者這個命題,其實不是要去爭拗何為「泛民」、何為「非建制」?只是覺得,民主黨這個黨而不是某個黨員,民協這個黨而不是某個黨員,自我放棄香港政壇,真是「那個」,「那個的蠢」。

新聞說,多名「非建制」候選人早前向民主黨尋求支持,民主黨中委會決定,只批准前區議員李洪波以個人身份,支持獨立候選人劉卓裕。不過,卻有資深黨員李華明及副主席梁翊婷不按中委會決定,以個人身份為兩名「非建制」候選人狄志遠及潘焯鴻站台。該黨主席羅健熙還要表示遺憾。

李華明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並且有心理準備會被黨處分,但不會主動退黨。李華明表示,不接受中委會否決他以個人名義支持狄志遠的理由。他說,民主黨用了6條問題去考參選人,差不多好像將民主黨的政綱去考人家,總之是要刁難到令狄志遠就不能得到李華明的支援。(編者註:截至發稿前,民主黨紀律委員會副主席袁海文表示已收到黨友就李華明的投訴,紀委將立案調查,嚴肅跟進並盡快處理。)

C.jpg

羅健熙「那個的蠢」,真是「蠢到加零一」。他不但要民主黨「滅黨」,還要「泛民」滅派,在香港政壇上再無「泛民」。事實上,誰都清楚,民主黨頭面人物不參加這次立法會選舉,也不准許其黨員以任何形式參選,就是將完全有百分之百可能拿到的議席自我放棄。按照新的選舉制度,在地區直選「兩席一票制」,也就是意味原來的建制與泛民必然是各取一席。再加上,功能組別至少有5個組別是投「個人票」,泛民是大有機會奪取。於是,從理論上講,民主黨如果堅定參選且全力以赴,最多可以拿到15席。也就是說,是可以在未來立法會保有一定的聲音,然而,在羅健熙主導下「放棄」了。

好了,你羅健熙「滅黨」也就算了,為何還要阻攔黨員支持其他「非建制」,以至要「滅派」呢?「滅黨」、「滅派」,可不是筆者發明的,是所有觀察家的結論。你民主黨可以參選立法會而不參加,也就是放棄了議會這個最合法的政治舞台,難道你以為你在「街頭」還有機會?筆者相信,新的議會成立後,你再到街頭派單張,市民「左眼」都不看你一眼。

筆者也相信,你不過是聽後台大老闆的指揮棒,如同羅冠聰在拜登的假民主峰會打嘴炮一般。事實上,美國在香港問題上犯戰略錯誤,在2019年「黑暴」特別突出。搞暴力,搞顏色革命,以推翻特區政府以配合美國對華打貿易戰,極限施壓。特朗普短視,貿然取消了美國對香港的「特殊地位」,實際自我閹割了對香港的影響力。對比2014年美國還支持泛民「袋住先」,接受「人大831決定」,顯然美國弱智化。

在這個背景下,山姆大叔也要「攬炒」,整個香港都要「攬炒」掉,哪還管你羅健熙的後路,哪還管你民主黨的前途,哪還管「泛民」的未來?於是,你一個小小的羅健熙,又怎能「擰得過」老美的大腿?

「羅健熙」們的短視,還尤其在於自以為杯葛了這次選舉,香港就真的只有「保皇黨」,香港的民主政制就不可能健康向前發展。事實是,新的選舉制度還保留給信守基本法的「泛民人士」,在未來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發揮作用的機會,但是如果他們不珍惜,損失的只是他們,而香港的民主路依然前行。

這番話,也許太空洞,舉一個土地房屋的實例。中聯辦高層在駱惠寧主任帶領下探望「劏房」住戶,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提出「告別劏房」的殷切期望,可是最新一份「十年建屋長策」建屋數量「巋然不動」,還是43萬個,而且是取巧的,因為個數不變單位面積「納米化」。表面理由是,已經「窮盡了一切辦法找地」,當然還有希望的,等待20年的「北部都會區」。天啊,那時中華民族都已經「復興」啦!

筆者相信,是擔心樓價跌,中產以上利益都受損。於是,在這次直選拉票中,要求多建公屋聲音強烈。實際上,最應該多建的是「居屋」,這既解決「蝸居」和「劏房」問題,更可以滿足廣大市民尤其是年輕人的置業渴求。

在港區國安法落實和完善選舉制度之後,筆者認為,香港政府如何滿足市民不斷增長的改善生活的訴求,如何達至中央政府繁榮香港的要求,將是香港的首要矛盾,各種反對勢力的「攬炒」不會再有市場。而這種主要矛盾,反映在新的議會裏不同階層的博弈,各種政策主張的角力在新的議會民主裏展開。新的民主角力,可能是更加激烈,不過必定是良性的。難道不惋惜嗎,「泛民」失去了這個政治舞台,永遠的失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獨家》

延伸閱讀
  • 抗疫是政黨政治人物,顯示承擔、爭取支持、儲累功績的重要時機,積極參與抗疫,既可幫助市民,也可以為自身取得政治支持和力量,泛民各政黨卻似有「默契」的全面消失,不但不為市民提供任何協助,更沒有為抗疫提供任何建議和助力。

    韓成科  2022-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