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聚嶺南:社會福利制度與香港市民福利態度的變化

2022-03-23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3-23 at 15.44.02 (1).jpeg

Welfare regimes and Hong Kong citizens’ changing attitude towards social welfare

作者:嶺南大學研究生院及政治學系助理教授楊燊

世界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社會福利制度有很大差異。就勞工保護而言,歐洲的最低工資遠高於美國,對勞工保護的法律也較美國嚴格。在瑞典和德國,員工可以得到長時間的帶薪病假。而在美國,政府沒有為帶薪病假提供聯邦政府層面的法律保障。就兒童福利而言,在美國,對兒童的補助只限於貧困家庭。而在德國和瑞典,政府按月給每個兒童提供補助,無論家庭收入高低。在德國,家庭前兩個子女每人可按月得到219歐元。在瑞典,目前的兒童補助是每人每月143美元。

Esping-Andersen對不同國家的福利模式做了經典的區分。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模式以私人保險為主,以德國為代表的歐陸模式以社會保險為主,而以瑞典為代表的社會民主模式則以公民權為基礎向所有公民提供社會福利。社會民主模式允許公民即便不進入市場工作,也能維持較高品質的生活。而以英美為代表的自由模式則強調公民需要積極投入市場工作以維持生活質素,國家只向低收入人群提供基本的社會救助。

東亞經濟體的發展模式傾向於將經濟發展作為主要目標,社會福利供給從屬於經濟發展。香港的發展模式強調自由市場的作用,對社會福利權利的保障相對較少。香港市民被認為受東亞儒家文化的影響,強調自力更生,對社會福利沒有較高要求。

但一些最新的調查數據表明,香港市民對增加社會福利的支持度有所提高。有數據指出68.2%的香港市民要求政府增加福利開支。同時,相較於老年人,年輕人更加支持增加社會福利支出。一般認為,老年人更傾向於支持增加社會福利支出,因為老年人有更大機會依賴公共醫療等社會福利,對社會福利開支的需要較高。但在香港,年輕人更加支持增加社會福利支出,這是有趣的代際變化。

香港市民對社會福利支出的態度變化值得關注。香港目前正面臨移民潮的挑戰。對社會福利制度進行反思,可以幫助香港吸引和留住人才,保持競爭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2019年,香港爆發史無前例的反修例風波。除了公務員,許多領政府薪水的專業人士也紛紛走上街頭反政府。中國政府研判後得出一個結論:港府長期施政不力,其中一個原因正是來自司法、教育和社福界等「三座大山」的阻撓。如何整頓這「三座大山」,也成為了北京當局調整治港政策的一大重點。

    戴慶成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