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停課傷害甚於新冠 復課不容再拖

2022-03-30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3-29 at 18.03.46.jpeg

無止境的疫情進入第三年,香港的中小學生也第三年沒有正常的面授課程。政府計劃下月19日起逐漸恢復面授,但有組織訪問教師或校長,結果是70%受訪者認為疫情依然非常嚴峻,不認同學校在下個月19日起恢復面授課堂,只有20%受訪者表示同意或非常同意。

我對這個結果不意外,但不認同。

首先,教師、校長不是教育工作的唯一持份者,他們只是某一方的角色,還要問家長、學生自己,政府更要從社會整體長遠利益的角度去考慮問題,不是某一種持份者說不做就不做。說實話,疫情令很多工作變成在家工作,包括我在內,在家工作某程度可以減少工作量,起碼少了上下班路上的時間和少了很多冗長的會議。如果長期如此,我也不反對,只要公司不倒閉的話,但老闆就一定不願意。你問教師、校長:永續「暑假」,將整個「暑假」放到天荒地老好不好?當然好!反正永遠不用上班,工資照發,何樂而不為,甚至可以自己打第二份工。不是抹殺所有人的高風亮節,但我相信高風亮節者畢竟是少數,不要自欺欺人了。

其次,社會上也有不少人對復課、復常等事情,無限上綱地以道德主義評判。反正謹慎、謹慎、再謹慎。慷他人之概誰不會?例如我不是做餐飲業的,在可見將來都沒機會在香港搞宴席,所以對於餐飲復常,我都可以輕輕鬆鬆說「謹慎、謹慎、再謹慎」。反正你永不復常,對我也沒有影響,我正好可以顯示一下我是多麼的生命至上。但作為一對適齡子女的家長,我就要求盡快、馬上復課,不容再拖。因為長期、無止境停課對學童帶來的負面影響,已經遠超得一次新冠帶來的傷害。沒錯,我認為過去兩年多我們給小學生,尤其是初小生帶來的傷害,已經超過讓所有這些學生得一次新冠。

再次,消滅病毒是沒有時間表的。因為哪怕第五波過去了,除非香港永遠與世界絕緣,永不開關,否則我們總要面對新冠變成「風土病」,這是所有專家的科學共識。現在還有哪個專家敢說:我們會消滅新冠?如果成為「風土病」是愈遲愈好,因為愈遲接納付出的人命代價可能愈少;難道復課、復常也是愈遲愈好?那只不過是純粹的斬腳趾避殺蟲,有甚麼值得驕傲的?我們要能復常,同時又能推遲接納成為「風土病」,那才是成功的,而不是犧牲一部分人的正常權益,來換取推遲接納,那是一種慷他人之概,吃人血饅頭的行為罷了。

很重要一點,老師是要積極防疫,而不是「躺平」。但疫苗接種率如何呢?同一個調查顯示,有66%受訪中學教師表示學校已有70%學生完成接種至少一劑新冠疫苗,而小學只得14%、幼稚園6%,特殊學校得32%。搞了半天,這班老師沒有積極接種疫苗,也沒有積極動員學生接種,只會說尊重選擇自由。但回過頭來,他們又以接種率低為借口,反對復課。言下之意,永不復課,工資照出,好不好?好!

無底線道德主義是吃人血饅頭
新冠疫情持續的時間太長,令很多人心變了,最令我擔心的是廉價的道德主義泛起,動輒以道德大棒打人。我想警醒一點,道德是每個人處事的內心標準。個人道德,很好。但如果以道德主義要求社會上所有人,這種做法通常都會產生悲劇。一個有進步的社會,應該是尊重個人道德,尊重選擇自由,尊重冒風險和規避風險的自由。

放諸復課問題,那就是復課,讓家長學生自己選擇回校面授還是上網課。你要求消滅病毒100%安全才面授,我絕對尊重你,那就一直上網課好了,最後畢業證上面就分為「面授」和「網授」兩種畢業證就好了。要復課,你說對那些擔心風險的人不公平,偏偏那些很多是不接種疫苗的人;但不復課,難道對那些相信科學接種疫苗,願意承受一定風險去學習的人,又公平嗎?

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但道德主義的問題在於,你不可能捆綁所有人去接納同一種所謂公平、一致的標準,因為不同人的取向、風險偏好是不一樣的。政府該做的,是提供不同的選擇給不同的人。

三年又三年,人生有多少個三年。復課!不容再拖!到這一屆學生完全失去融入社會謀生的能力,是不是這群道德主義的人養他們過世?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最近又恢復了對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只要政府在這方面做得落力點,新增確診數字就會人為地上升。這根本不宜視作第六波疫情,政府沒有必要為此又再收緊社交距離。

    施永青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