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斌:俄羅斯局部動員令的影響及中國的選擇

2022-10-11
肖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
 
AAA

TASS_55200975.jpg

俄羅斯發佈局部動員令的目的是想增加烏克蘭戰爭勝利天平的砝碼,並表明一種戰略姿態——長期戰爭有利於俄羅斯,而西方世界最終會對烏克蘭戰爭失去耐心。俄羅斯政府發佈局部動員令後,聖彼得堡、莫斯科、馬哈奇卡拉等30多個城市出現了反動員令集會,並成為國際熱點。對此,筆者認為俄政府動員令將會產生以下幾種影響:

隨着軍事人員數量的增加,俄羅斯國防開支會相應增加。根據俄羅斯2022年9月公布的聯邦預算草案,與2021年相比,2022至2024年俄羅斯國防開支預算將增加14.9%、14.5%和15.3%,而文化教育、環境保護預算幾乎沒有增加。在局部動員令後,俄羅斯國防開支將繼續增大,滿足新增30萬兵源的需要。

儘管能源領域受衝擊較小,但在國防開支增加和西方制裁的雙重作用下,俄羅斯能源領域收益將越來越不能滿足財政支出需要。與上一年相比,俄羅斯GDP在2022年預計縮水5%左右。當戰爭成本居高不下時,首先受到衝擊的便是俄羅斯人的社會福利。根據俄聯邦統計局9月7日公布的數據,截至2022年第二季度,收入低於貧困線的俄羅斯人有1430萬,佔全國總人口的9.9%。在財政收入增量不足且存量減少的前提下,俄羅斯政府保證現有社會福利水平不變的難度非常大。

因制裁導致的盧布高估造成了潛在的貨幣風險,並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此前,俄羅斯將盧布升值作為宏觀經濟穩定和西方制裁失敗的證據,但進口問題已導致俄羅斯企業盈利下降。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俄政府不得不選擇務實經濟政策。近幾個月以來,俄羅斯財政部、經濟發展部和央行一直在討論預算規則,計劃主動讓盧布貶值從而減少經濟損失。

局部動員令表明俄鷹派暫時戰勝了鴿派。目前,俄羅斯決策圈中的政治精英基本上都站在鷹派一邊,並操縱着烏克蘭戰爭的走勢。俄鷹派堅持這樣的戰爭觀:致力於與西方進行文化、政治和軍事上的「長期戰爭」。局部動員令發佈意味着俄羅斯鷹派成為決策圈中的主流。但是,若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中失利,鷹派將承擔失利的直接責任。

TASS_55179564.jpg

局部動員令對社會穩定造成了一定的衝擊,已有數以萬計的俄羅斯人離開。因對俄羅斯免簽證,歐亞經濟聯盟成員國吉爾吉斯斯坦和哈薩克斯坦成為最受歡迎的目的國。大部分俄羅斯人都得到了中亞人的善待,因為他們當中不乏當地急需的專業技術人員。當然,俄羅斯新移民在融入中亞社會過程中也引發了一些問題,諸如推高了當地的房價和物價、佔據了當地就業崗位、削弱中亞國家去俄羅斯化的努力、鞏固了俄語在中亞的地位等等,這些都是中亞國家迫切解決的問題。

局部動員令很難改變俄烏戰爭的基本走勢。理論上,局部動員令將使俄羅斯在兵力上對烏克蘭有絕對的優勢並有可能維持一場長期戰爭,但是俄羅斯將不得不面對巨大的沉沒成本。此外,俄軍現有的組織架構在短期內也無法適應這種動員,尤其是存在缺少具有現代戰爭經驗的軍官、士兵士氣低迷、武器裝備不足、後勤補給短缺等問題。這些問題若不及時解決,俄羅斯很難在烏克蘭戰爭中獲勝。而美國及其歐洲盟友則會利用這次機會把俄羅斯擊垮,削弱俄羅斯的威脅,並試圖對俄羅斯進行改造。

最後,無論烏克蘭戰爭升級還是戰爭長期化,都不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除中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外,中國與烏克蘭也是戰略夥伴。根據中烏兩國領導人的《關於進一步深化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2013年12月5日簽署),維護國家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是兩國的共識,而且中方承諾,「無條件不對作為無核武器國家的烏克蘭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並在烏克蘭遭到使用核武器的侵略或受到此種侵略威脅的情況下,向烏克蘭提供相應安全保證」。因此,基於自身的利益和國際責任,中國對烏克蘭戰爭的基本主張是要和平不要戰亂,通過和談儘快實現停火止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2023年拜登政府在外交上會繼續奉行兩線「作戰」方針。
    兩線「作戰」重點在歐洲,因為烏克蘭局勢更危急,它關係到歐洲大陸的戰略格局。在對華關係方面,拜登政府的兩面性會更加突出,一邊要對話,一邊搞遏制;一邊談合作,一邊捅刀子。

    吳心伯  2023-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