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洛絲:設立陸路離境稅補償社區

2019-01-23
黃洛絲
公營機構工程師
 
AAA

tax1.jpg

在港珠澳大橋開通後,鄰近口岸的東涌社區一度出現非常混亂的狀況,雖然情況已經略有好轉,但長遠而言的新增客量亦對於東涌等區域造成一度的衝擊,帶動區內物價上升,影響民生。而過往水貨客、自由行即日來回旅客,亦對元朗、上水、屯門等口岸鄰接社區造成一定影響,情況不容忽視。

自從港珠澳大橋開通後,經陸路進入香港的旅客持續上升,不過夜旅客的數字升幅更遠超過夜旅客。政府一直都有徵收酒店稅,希望透過徵收這些費用為庫房帶來長期收入,而乘搭飛機或船運離開香港的話,政府亦有向這些人士收取離境稅與上船費,亦為庫房帶來穩定收益。可是,不過夜而又經陸路到港的旅客,對香港只是帶來較少經濟收益,對庫房亦沒帶來長期穩定收入,政府應該要考慮徵收陸路離境稅,為香港帶來穩定稅收,亦可以利用這筆收入補償社區。

在2018年1月到11月的不過夜旅客人數,比2017年同期增長近兩成,而同期比較的過夜旅客增幅只有7%,而2018年11月的不過夜旅客人數直迫300萬,破歷來記錄,亦比2017年11月錄得40%增幅。而按此趨勢來看,不過夜旅客恐怕在一年間增幅已達三成到四成的水平,這批旅客平均消費較少,對香港實質經濟貢獻不多,亦對社區構成負擔和壓力,值得政府正視有關問題。

設立陸路離境稅,本意是希望透過收取非香港居民的離境費用,獲取長遠的經濟收入。假如每名離境旅客收取10元,全年可望能夠賺取3億收入,已經足以在社區推動一些惠民項目,改善地區民生。例如,政府可以透過有關稅入,改善當區的基層醫療和社區設施,為該區提供一些補償,令居民可以從中受惠,減低社區怨氣。陸路離境稅或許會構成旅客訪港數目減少的副作用,可是長遠而言,較具消費力的旅客並不會為數十元以內的離境稅而不到訪香港,增設稅項確實有長遠作用。

減輕內地旅客訪港造成的社區影響,已成為各派共識,政府理應擇善而為,推動陸路離境稅的研究工作,為社區減低怨氣,亦可以帶來長遠收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所謂思路決定出路,特區政府是否要坐等多一兩年,到2020年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通車才着手增加大橋車流?抑或會積極考慮港區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議,透過網上登記、彈性配額等措施,為更多私家車車主提供經港珠澳大橋北上的便利?

    郭一鳴  2019-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