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聚嶺南》政策分析也可成就一番事業

2020-05-04
 
AAA

 2.jpg
作者:嶺南大學亞太老年學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教授溫卓毅博士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各國政府應對公共衛生危機的措施各有不同。從鼓勵戴或不戴口罩、是否停工停學,以致是否取消大型活動、是否關閉邊境,各項決策不斷引起政策辯論,同時也觸發政策學習(policy learning)及政策擴散(policy diffusion)。

經此一役,世人可能迫切希望了解「各國為何採取不同政策,有何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因素考量?何種政策最為有效?」。種種疑問事關人類福祉,皆需要進行紮實的政策分析才能解答。否則,人類只會重蹈覆轍,就如張炳良教授和袁國勇教授不約而同指出的,香港與內地並沒有完全汲取17年前SARS一役的教訓。

政策分析(policy analysis)以找出最有效的可行解決方案為目標,是公共管治的核心活動。香港以「經濟城市」自居,同時管治體制行政主導,政策子系統(policy subsystem)相對封閉。學界與智庫難以取得官方數據作資料分析,甚或研究成果或政策採納,也未必能獲得公開認可佐證機構的政策影響力。所以,縱使本港多間院校設有公共政策學系或學部,提供政策分析的課程,但政策分析在香港尚未發展成為專門的行業。

隨著時局變幻,政策分析的作用似乎逐漸顯現。首先是特區政府開始重視政策研究,希望從政策分析中獲得啟示。例如,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管理的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針對去年6月開始的社會事件,推出特別申請輪次,分析事件的因由及深層次問題。

1.jpg

此外,香港智庫發展在國際上泛起漣漪,不再是死水一潭。例如,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今年1月發表《全球智庫報告2019》,團結香港基金在「全球最佳智庫(美國及美國以外)」榜中,位列第112名,比2018年排名上升19位。

更有趣的是,原來「在商只言商」的大企業,也開始意識到政經互動之下可能改變營商環境。短期的社會事件固然影響市場推廣策略,及時作出危機管理。更為宏觀地看,跨國公司需要滿足不同國家的監管要求,需要專業的公共政策經理敏銳地辨識政策風險,提供決策建議。尤其是互聯網和科技巨企,不時面對私隱保護、網絡安全、言論自由等公共議題。不久之前,美國五大科技股巨頭FAANG的Facebook和Amazon就在招聘香港公共政策團隊,希望增強與持份者溝通,參與法規及政策討論。

所以,假以時日,政策分析師也可以如同律師、會計師、建築師一樣,成為備受尊重的專業人士,成就一番事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嶺大研究團隊建議政府可考慮疫情過後,資助社福機構為地區長者及照顧者提供使用平板電腦及智能手機等流動裝置的訓練,讓他們有足夠的知識和信心安在家中也能獲得適切的網上支援服務。

    賢聚嶺南  2020-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