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從桂山島填海的傳聞說起

2020-07-01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is1.jpg

網上圖片

網媒《香港01》日前報導,有資深建制派人士透露,近日收到可靠消息,中央正全速研究桂山島大幅填海,然後租借予香港建屋的可行性,認為可參考橫琴模式發展,並在當地實行普通法。該人士估計,中央會待國安法塵埃落定後便有進一步計劃,暫未知何時公布有此計劃,笑言「或會在下任特首上場時送給香港作禮物」。

此一傳聞出街後,部分媒體或非建制派評論員,便隨即煞有介事地進行解讀,假定中央在桂山島填海後借予香港的計劃為真,然後說成是推行港區國安法後的懷柔。與此同時,又有人開始分析此一計劃的利弊,贊成者認為可以解決居住問題,反對者則認為桂山島太過偏僻,在此興建公屋,等同把基層市民「發配邊疆」。

然而,這篇所謂報導,嚴格上只能算是傳聞,究竟中央是否真的有此計劃,誰是那位「資深建制派」,乃至究竟有無這位「資深建制派」,我們均無法得知。如此說來,我們在無法確認消息的真確性下,在一篇傳聞上進行所謂的政治揣測,究竟又能解讀些什麼,又有何實質意義?

另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假定消息真是有「資深建制派」放風,報導也只是宣稱中央正在進行可行性研究,而不是正式拍板落實。一個未落實的填海及借地計劃,竟可跟港區國安法扯上關連,並將此說成是什麼懷柔手段,這樣的政治揣測,腦洞着實有點大。

不過無論如何也好,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不論新民黨及民建聯,過去也曾提議在桂山島附近填海,我們也不能排除中央聽到這些建制派政黨的建議後,真的開始着手研究建議的可行性。是故,相比起揣測中央有否着手研究,或者揣測研究的動機,建制派政黨為何敢於向中央提出此等建議,才是更加值得思考的課題。

畢竟,香港所謂的土地或房屋問題,其實並不是沒有地。事實上,根據規劃署的數據顯示,香港的陸地面積約有1,111平方公里,當中只有24.3%是已發展土地,佔地約269.97平方公里,當中住宅用地只有77平方公里,佔香港總面積的7.9%:低密度鄉郊式居所便佔了35平方公里,居屋和公屋用地只佔16平方公里,包括低密度住宅在內的私人住宅面積,則佔26平方公里。

與此同時,香港郊野公園、海岸公園和海岸保護區,便佔了全港42%的土地,前特首梁振英也曾建議,可利用郊野公園內小量生態價值不高、公眾享用價值較低、位於邊陲地帶的土地作公營房屋、非牟利的安老院舍等非地產用途。雖說改劃郊野公園界線,要經過《郊野公園條例》及《環境影響評估條例》的法定程序,但也不代表香港實然上完全沒有土地,必須向中央借地。

退一步而言,即使撇除開發郊野公園這一選項,香港的閑置農地亦多達3600公頃(36平方公里),政府大可運用《收回土地條例》購回土地,用作興建新市鎮。即使擔心閑置農地地主坐地起價,香港本身也能自行填海造地。事實上,不論是前特首梁振英,還是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也曾提出「明日大嶼」填海計劃,在香港的中部水域分階段興建約1700公頃的人工島。

由是觀之,香港既非實然上沒有土地,亦非不能進行市區重建,更非沒有填海造地的能力。在此情況之下,香港的建制派政黨竟不是建議港府自行解決所謂的土地和房屋問題,而是建議中央出資填海再租予香港,這種自身問題不解決,還要中央代為埋單的做法,又是否揾中央笨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所謂「桂山島本來就是《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的租借土地,回歸後應當交回香港」一說,不但是罔顧歷史事實,更是變相要求國務院必須承認過往不平等條約的劃界,並以此作為香港特區的劃分標準。

    陳凱文  202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