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中美進入冷戰狀態 傳媒自由難免受限

2021-06-28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231.jpg

蘋果日報停刊,有傳媒人表示,香港已痛失新聞自由,以後再難找到像黎智英這樣敢言的傳媒人;對此,他表示非常惋惜。

他這樣的說法,很明顯在表示,他是反對保安當局引用國安法去對付蘋果日報的。他似乎認為,新聞自由應包括勾結外國勢力去制裁自己的國家。為了維護新聞自由,政府是不應插手干預傳媒運作的。

如果他真是這樣想,那他真是對現實世界的政治毫無認識。他若是堅持在今天的香港,繼續套用這套他在學府裏得來的理念,那就不但自己會撞到頭破血流,而且還可能令香港的傳媒空間被進一步收窄。

其實,在現實世界,傳媒自由並非無時無刻,在任何環境下都可以存在的。在古代與今天不一樣,在發達地區與落後地區不一樣,在和平時期與戰爭年代亦不一樣。並沒有一套適用於所有環境的準則。

一般而言,傳媒自由只存在於和平時期,而且是建制已非常鞏固,且自信不會受到威脅的情況下,才會容許傳媒自由。若是在戰爭時期,敵方的傳媒是要消滅的首要對象,連存在也不能容許,怎可以有任意行動的自由?美國用飛彈「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原因就是使館內有支持塞爾維亞的電台與美軍作相反的宣傳,美方當然要不惜任何手段把它滅聲。

即使到了今年,美國的安全部門仍日夜工作,不斷設法剷除支持伊斯蘭國、伊朗、塔利班……以及所有會危害美國立國理念與現今體制的傳媒。

二戰後,社會主義陣營開始冒起的時候,美國參議員麥卡錫就成立過一個專用來打擊「非美活動」的委員會。要審核在美國活動的文化人(包括傳媒人)的思想行為。結果連差利‧卓別靈也被視為在危害美國,被逼流亡瑞士。大量異見人士因而失業,有人甚至被逼到要自殺。

即使到了今天,拜登上台後,特朗普在Twitter與Facebook等網上戶口都被封閉。美國連前總統的言論自由都沒法忍受,其他民間之前支持特朗普的傳媒處境如何,可想而知。只是香港的新聞界沒有心去挖掘及報道罷了。如果Fox News膽敢用蘋果日報對待北京的定位,來對待拜登政府的話,Fox News亦會落得蘋果日報一樣的命運。

傳媒是民眾的資訊來源,任何建制都必須擁有在傳媒上的話語權,才能令憲法制定出來的體制正常運作。所謂傳媒自由,只能賦予那些認同與支持憲制的傳媒。定位與憲制對立的媒體,在任何地方都會受到限制。

97回歸後,西方仍想把香港留在西方陣營內,扮演西方想香港扮演的角色,這是北京所不能容許的。選擇這樣做的傳媒,無可避免會受到打壓。這種打壓的力度因為中美冷戰的惡化而漸趨激烈。香港的傳媒若想留在香港活動,必須重新定位。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